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I泰生活 >内港防洪方案 实验室解构

内港防洪方案 实验室解构

内港水患问题迟迟未能根治,「逢雨必浸」、死鱼垃圾涌入,令这一带成为卫生黑点。加之早前「天鸽」肆虐,狂风扇起高达两米的洪水,内港问题再次成为全城焦点,令治水变得刻不容缓。工务局副局长张润民早前表示内港挡潮闸在设计上仍需调整,预计2019年动工。如同沧海一粟的小小挡潮闸,能否为澳门挡住这附骨之疽般的世纪难题?需要相关的专业人士一一拆解。

随着澳门的发展,大型工程的需求迫在眉睫。零散的建筑及工程公司难以独自承担,于是社会中众多利害相关的企业与公共实体就联合组成一个团体。「澳门土木工程实验室」(LECM)成立于1988年,他们的身影出现在澳门机场、莲花大桥等一系列大型工程建筑当中。土木工程更包揽城市中路、桥、渠、隧道、斜坡等众多基建项目。LECM更受委託修订风力、地震力规範,而在「天鸽」问题上,颇有值得请教之处。

内港防洪方案 实验室解构

null

香港最早启用的大坑东蓄洪池,解决了旺角一带严重水浸的问题,在旱季时甚至可以开放给游客参观。可惜澳门地下空间狭少,难以应用。(陆咏诗摄)

内港防洪方案 实验室解构

内港防洪方案 实验室解构

本首都圈外郭放水路由排水隧道、竖井、调压水槽等设施组成,容量是香港大坑东蓄洪池的六至七倍,被喻为东京的「地下神殿」。 (互联网图片)

「疏」为上策?

俗语有云:「堵不如疏。」政府提出的挡潮闸明显属于「堵」之一流。风过之后,香港大坑东蓄洪池、日本首都圈外郭放水路等「疏」派纷纷浮于水面,这种「海绵城市」概念令不少围观民众欣喜若狂。但是,LECM的主席区秉光博士却认为类似方案无法解决澳门内港水浸的问题,因蓄洪池主要用于降雨造成的水浸。香港大坑东蓄洪池就是为解决从狮子山滚滚而下的大量雨水而造成的严重水浸,内港这次水浸的主因则是天文潮加上颱风而造成的海平面上升。LECM「屋宇结构厅」厅长崔伟健工程师用通俗的方法解释:「海对于澳门嚟讲係无限大嘅!」海平面高过陆地时,不管有多大的蓄洪池、多少个马力强劲的水泵,陆地都必然会被淹没。区博士对内港水浸问题的见解是:「内港已设有多个泵房将水泵走,雨水造成的水浸基本已经解决。现在水浸的原因多数是因为潮水,内港由于百年前填海时没有充分考虑到潮位问题,所以潮水升高时会浸。只可以应付五年一遇或十年一遇的潮水量。」

内港防洪方案 实验室解构

区秉光博士初到LECM就参与澳门国际机场的建设,与一群年轻本地工程师边做边学,而机场投入运作至今已有22年了。(李国星摄)

内港防洪方案 实验室解构

崔伟健工程师认为在建筑设计阶段加做「风洞测试」,模拟风临状况,可更準备计算承压临界值。可惜「风洞测试」造价昂贵,一般只有大型工程才会使用。

内港防洪方案 实验室解构

「屋宇结构厅」辖下的「渗漏检测中心」主任梁嘉荣工程师进行门窗的三性测试。

「堵」方为出路? 

既然洪水难以疏通,唯有「堵」之一途。传统的堤坝、上文提到的挡潮闸等都是障水法的一种,甚至早前本报报道由黄灿光资深工程师提出的「海洋平台」,亦是以「挡」为主,「蓄」为辅。与大自然直面对抗,难度自然不少,崔工程师表示这将是一个「大型工程」、「与人磋商讨论可能比工程技术更困难」。挡潮闸有机会需拦至对面珠海市,即使在本土加建堤坝亦会影响城市规划,区博士解释:「内港加高嘅最大障碍係内港运输问题,我有个码头喺度,咁你喺外面做咗呢个堤坝,咁我个码头重用唔用?」

内港防洪方案 实验室解构

美国博恩湖挡潮闸的材料採用了混凝土和钢板,被评为2012年世界最杰出工程成就。 (互联网图片)

内港防洪方案 实验室解构

相信政府的挡潮闸可能类似于巴拿马运河的转动水闸,在防止海水倒灌之余亦不会影响船运。 (互联网图片)

基建质控保安全

LECM除了提供土木工程领域的科学技术支援外,更多是担任土木工程品质控制(Quality Control)的角色。LECM、澳门大学(CERT)、澳门发展及质量研究所(IDQ)均是官方认可的第三方质量控制单位。西湾大桥、友谊大桥亦由LECM进行索力监测。除了负责制定工程建筑规範的「品质及规範厅」外,LECM辖下还设有「屋宇结构厅」、「地工技术厅」、「建筑材料厅」负责土木工程中不同部分的测试。门窗水密、气密、抗风压的三性测试,探土资料的物质沉降测试,夹胶玻璃的落球冲击试验,以及钢筋拉力测试等等,都只是LECM测试项目中九牛一毛的部分。

内港防洪方案 实验室解构

LECM「建筑材料厅」的夹胶玻璃落球冲击试验。夹胶玻璃比一般玻璃更安全,不易爆裂,爆裂后亦不会玻璃四溅。

内港防洪方案 实验室解构

LECM「地工技术厅」会对沥青进行取样测试,确保路面使用的沥青在饱和度、空隙度等方面均符合要求。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