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I泰生活 >【语言S01E06】四十四只石狮子──绕口令为什幺这幺难?

【语言S01E06】四十四只石狮子──绕口令为什幺这幺难?

【语言S01E06】四十四只石狮子──绕口令为什幺这幺难?

相信大家一定都玩过绕口令。无论是小时候参加演讲比赛前,或是想要训练好口才,都会拿绕口令来练习。许多人练习绕口令是为了「训练口才」,但更多时候,我们玩绕口令是希望对方「出错」,而不是成功唸完,对吧?

前阵子台湾的「博恩夜夜秀」,有一集叫作「唯一正统官媒主播视网膜来教训博恩了」 ,主持人博恩与来宾视网膜一起玩了一个叫作「中华儿女正音班」的游戏,两人要以播报新闻的方式唸出一段「新闻稿」,但其实是伪装成新闻稿的绕口令。如果吃了螺丝,就处罚得吃香菜。这段节目笑果非常好,但所有的焦点与笑点并不在谁唸的快又顺,而是期待两人会讲错话。

 

全世界的人都爱看别人出错?!

「绕口令」顾名思义,就是讲出一连串很拗口难唸的句子,有些人又称它叫作「拗口令」或是「急口令」。英文称呼它为「Tongue-twister」更为直接,意思就是会让你舌头打结的话。一般来说,我们都会希望讲的话容易被理解、不要说错话;绕口令恰好反其道而行,设计来就是为了让人「说错话」的。

各种语言都有绕口令。但由于每个语言的特性不一样,像是中文有声调、英文有重音节的变化等等,它们的绕口令设计也会很不一样。像是英文知名的绕口令:「Peter Piper picked a peck of pickled peppers.」就是以一连串以「P」为子音、「I」或「E」为母音的字,加上许多尾音的变化所组成的绕口令。

又像是日文「すももももももも もものうち」(李子跟桃子都是桃子的一种)是把一连串的「も」串起来,但强调在重音的不同;「となりのきゃくはよくかきくうきゃくだ。」(旁边的客人是经常吃杮子的客人)则是在练习日文的拗音。

因此,绕口令在设计的时候,会因为目标语言的特性,以及说话者的母语而有所影响。不过比起谈其他语言的绕口令,还是从我们最熟悉的国语绕口令开始吧。我们就从绕口令出发,来看看目标语言,也就是国语,有怎样的特性。

 

从绕口令 看你哪个音发的最不準

大家应该都知道,不同于像是英文、日文等语言,国语是有声调的,而且声调不同,意义也就不同。因此,「李家嫂子吃梨,黎家嫂子吃李」这个绕口令,就是刻意选用不同声调的字做成绕口令,用「李」和「黎」两个姓氏,以及「梨」和「李」两种水果来变化。还有一种就是在玩押韵,像是「嫂子小子比赛包饺子,嫂子饺子小,小子饺子大」就是一个例子,这唸起来其实不是太困难,算是绕口令的入门版。

再来比较进阶一点点的,或许就是透过「辅音」来做成的绕口令,也就是ㄅㄆㄇㄈ等音所形成的例子。第一种,就是ㄋ和ㄌ的混淆。「李妮念牛郎,牛郎恋刘娘」这个例子,因为ㄋ和ㄌ的发音部位是一样的,但它们的发音方法却不一样,ㄋ是鼻音,气流从鼻腔出去;ㄌ是边音,气流从舌的两边出去;所以在念的时候就很容易唸错。

另一种常被拿来玩的辅音绕口令,就是ㄈ和ㄏ了。不知道大家记不记得在2012年的总统大选辩论会上,马英九在辩论的总结时唸了一句「逆风高灰」,引起大家热议。玩弄ㄈ和ㄏ的绕口令很多,像是简单一点的「抱着灰鸡上飞机,飞机起飞灰鸡要飞」,到更困难的「化肥会挥发」等等。这个和前面的ㄋㄌ绕口令不同,ㄈㄏ的差别反而是两个发音部位不同,但发音方法相同。这种ㄈ和ㄏ的混淆,更常出现在以台语为母语者的身上,因为台语并没有「ㄈ」这个音。

再举另外一种绕口令,是故意混淆ㄐㄑㄒ和ㄗㄘㄙ。实际上,国语的ㄐㄑㄒ和ㄗㄘㄙ它们能够搭配的母音是不一样的,ㄐㄑㄒ能和介音ㄧㄩ搭配;但ㄗㄘㄙ不行,反过来说,ㄗㄘㄙ能和ㄨㄚㄣㄥ搭配,但和ㄐㄑㄒ不行。所以它们照理说不应该被混淆在一起;但是像「曹操弃琴棋,其妻惨恻措辞劝其敲琴」,或是「丛丛苍草参差粗菜群情祈求存藏」,就是故意让两者混淆在一起。

而我们这集的「四十四只石狮子」,大家应该更熟悉,就是有没有捲舌的差别。ㄓㄔㄕ和ㄗㄘㄙ有没有捲舌就很重要,如果一下子捲舌一下子不捲舌,就很容易唸错。

除了辅音之外,利用元音和介音,也能够做出绕口令。例如说,ㄢㄤ就很常混淆,所以会被拿来当成绕口令。「单槓荡单槓,钢弹荡钢弹」就是个好例子。这组ㄢ和ㄤ差别在它们最后的收音。两个虽然都是鼻音,但一个是舌尖鼻音ㄢ,一个是舌根鼻音ㄤ,所以分开时两个很好辨别,但混在一起的时候就很容易受到影响而唸错。

我们常常ㄣㄥ不分,也会被拿来做成绕口令,「恆春人民勤奋耕耘,军警风开称庆幸」就巧妙的把两个音的相关字合在一起,成为一个绕口令。

介音ㄧ和ㄩ也很容易混淆,像是「前山有个严圆眼;后山有个圆眼严。两人上山来比眼,也不知严圆眼的眼圆;还是圆眼严的眼圆。」就是一个例子,因为一个圆唇、一个展唇,在变换的同时很容易唸错。

上述例子显示,国语的绕口令有几个主要的方法:声调、辅音、元音和介音。如果分析绕口令,也可以知道我们较难以分辨或唸出来的语音有哪些?像是有没有捲舌、韵尾、舌根还是舌尖等等。

 

绕口令和台湾国语

上面谈的,是国语绕口令的创作原则,但我们也来谈一些背后重要的语言或文化因素。

首先,有系列玩ㄈ和ㄏ差异的绕口令或是口误,其实更常出现在台语使用者身上。有时候会笑说这是因为「台湾国语」,甚至取笑这种发音,或许我们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刚刚我们已经提到,台语因为没有ㄈ这个音,所以常常会把ㄈ唸成ㄏ。实际上,台语没有ㄈ,正代表了台语是一种很「存古」、保留了原始汉语的证据。

清朝的学者钱大昕曾经提出「古无轻唇音」的理论,他举很多例子证明,像ㄈ这类的轻唇音在早期并没有,是到后来才从所谓的「重唇音」(如ㄅㄆㄇ之类的)演化出来的。而方言中只有闽南、客语等方言保留这个语音现象,证明台语是很「古老」的一种语言。所以听到马英九大喊「逆风高灰」不应该笑,反而应该要骄傲,我们正使用一种很古老的说话方式。

 

阅读也有「绕口令」?

再来我们来谈另一个有趣的相关小知识,有个叫作「tongue-twister effect」,中文翻为「绕口令效应」。 我们在唸绕口令的时候,常会因为自身的母语或是前后音的语音特徵所影响而唸错,但这个「绕口令效应」更指出,不只是「唸」,在「阅读」绕口令时也会有这种情况。

1982年的这个实验,请受试者阅读一系列的句子。有些是言之有物的句子,有些则完全没有意义;这些句子当中,有些是正常的句子,有些有英文绕口令的性质(如用同样的辅音)。实验结果发现,虽然受试者不用把这些有绕口令性质的句子唸出来,但他们需要花更多时间,才能判断这些句子有没有意义。

大家一定很好奇,到底为什幺会这样呢?有些人以「工作记忆」的理论来解释,认为人们在「阅读」文字的同时,大脑会同时短暂「记录」这些文字的语音表徵;但因为这些绕口令它们的语言表徵过于类似(例如说都是ㄅㄆ类的),会让我们记混,让阅读更为困难。

或许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思考。刚刚听了那幺多的绕口令,或是像更为知名的「同音文章」〈施氏食狮史〉──「石室诗士施氏,嗜狮,誓食十狮。」我们在阅读这篇92个文字组成的同音文章,或是操弄声调而成的绕口令时,其实也会发现这些绕口令为了要「绕口」,他们的语法也和日常使用的语法相当不同,所以无论是阅读或是口说,都需要更多时间去处理它的词性、语法及语义。

 

不要看别人闹笑话了,一起来练习绕口令!

绕口令是个很有趣的语言游戏,但它的意义真的不只是看人口误、闹笑话而已。在口说练习,甚至有些言谈问题像口吃的人,都可以透过唸绕口令训练。有空多多唸唸绕口令吧!今天这集介绍到这里,下一集〈大珠小珠落玉盘〉,我们将谈人类如何描述「声音」。

听「镜文化 为你朗读」声音频道 用iPhone订阅:goo.gl/WQVkRS若为Android系统使用者,可下载Google Podcasts或其他聆听Podcast的软体,并搜寻「镜文化 为你朗读 / Mirror Culture」还不知道什幺是Podcast?

Podcast(播客)是一个可以用手机订阅的声音频道。订阅「镜文化为你朗读」后,只要有新节目,手机就会自动帮你下载。让我们的声音,陪你度过各个你通勤、跑步、洗碗的零碎时间。网页版的用户,也可以镜週刊文化版官网,看到我们最新的节目。

给我们5颗星的评价跟爱的鼓励:goo.gl/yzh6Vk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