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K曼生活 >[精品译文] 从遗忘到令人垂涎!在热火队之前你听过「白边」吗

[精品译文] 从遗忘到令人垂涎!在热火队之前你听过「白边」吗

June 28, 2016)

Hasson Arbubakrr住在纽泽西,而他的儿子Hassan Whiteside则住在北卡罗莱纳。父子俩平时难得一见。当十几岁的Hassan邀请爸爸去看自己的篮球比赛时,Arbubakrr热切的答应了儿子的请求。

Arbubakrr心中期望着或许能和儿子通过体育结合在一起。

Arbubakrr曾经在NFL司职防守边锋,后来Debbie Whiteside——Hassan的母亲——把这份运动天赋遗传给了儿子。他从小就长得飞快,小脚丫早早就买不到童鞋了,他的个头也是突飞猛进,很快就长过了适合打美式足球的身高。他喜欢摔跤,因为他的长臂可以轻易的阻止绝大多数对手接近自己的身体。

但他更爱篮球,从小就常常和哥哥们在外婆买给他们的篮框上练习超远距离三分。

Arbubakrr来到训练馆,上下打量了一番,看到周围只有几个十几岁的孩子在一边转来转去。「Hassan,你们打算在哪里打比赛?」

「我们很快就要开始了,」Whiteside怯怯的回答道。

话音刚落,Arbubakrr的眉毛就皱了一团。他又重新审视了一番这个所谓的比赛场馆。

「裁判在哪里?」他急切的问道,「看台又在哪里?」

Arbubakrr起初还以为比赛会在什幺别的地方举行。他原本认为自己的儿子,已经是超过的200公分(6尺7吋)的小巨人了,起码会在一个像样的篮球联赛里打球——而不是在这样的地方打街头篮球。

但他很快就发现,事实并非自己想像的那样。

「噢,不,Hassan,」Arbubakrr说,「你得跟我回纽泽西。我要教给你什幺是真正的篮球。这可不是打篮球应该有的样子。这简直就是瞎胡闹。」

[精品译文] 从遗忘到令人垂涎!在热火队之前你听过「白边」吗

当白边还在蹒跚学步的时候,他的父母就分开了。迫于家庭原因,他总是不停的从一所学校转到到另外一所学校。因为没法按时上学,所以Whiteside也没打过一天的正规篮球。

Debbie Whiteside也是竭尽所能的去打工赚钱以养活Whiteside和他的六个兄弟姐妹。在Whiteside的性格养成期,他们过着居无定所的日子。

「我们总是搬来搬去,妈妈总有原因,」Whiteside说,「我们家总会发生什幺事情。」

他曾经在加斯托尼亚(北卡罗莱纳州)的福里斯特维尤高中尝试接触篮球。不过校队的教练没看中他,而是选择了另一个高出他几寸的小孩。「有钱也买不来身高嘛。」教练这幺跟Debbie说。

一年以后,Whiteside进入了发育期,身高快速上涨,于是教练再次找到Whiteside,问他是否愿意为球队效力。「有钱也买不来身高嘛,教练。」Whiteside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他。

加起来,Hassan一共上过3所初中,6所高中。

虽然他从来没有在任何球队体系中接受过训练,但Whiteside仍然毫不怀疑他的一个小学教练所做出的预言。他说,Hassan以后可以进入NBA打球。从此他就笃定了决心,却从来不知道该如何启航。

「你问我有B计画吗?」Whiteside问,「我可没有备选计画。想都没想过。」

他现在能坐在这跟我们心平气和的聊这些陈年旧事,是因为此时此刻他已经是多家球队眼中的香饽饽了,这其中包括波特兰和达拉斯,他们都有可能为Hassan提供一份顶薪合约。

为了在NBA中找到立足之地,Hassan可是经历了一条堪称最为曲折的NBA之路。

在首次季后赛的系列赛中,他主宰了夏洛特黄蜂队的禁区,而这支球队的所在地就在Hassan曾经待过的一个基督教青年会相距几个街区以外的地方。Whiteside曾经在那里打过一两年比赛,希望于能够得到一次机会——哪怕只是被多看一眼——来自一支真正的NBA球队的机会。

在对上黄蜂队的系列赛中他场均得到13.1分,11.4个篮板以及3.4次火锅,并在年度最佳防守球员的评选中排名第3位。本赛季例行赛中他一共送出269记火锅,比排在第4位的DeAndre Jordan多出将近100个。

所有这些成就都是在一个曾经将他遗忘的联盟中完成的,而他的每一次目地更迭——从NBA到发展联盟,从黎巴嫩到CBA——看上去都像是永无止尽的沉沦。

「我知道我的目标始终没变,」Whiteside,「所以,当人们都因为我的表现而目瞪口呆的时候,我也表示不可理解,尤其是当人们看到我接连送出火锅的时候。这可是我一直以来的绝活啊。」

[精品译文] 从遗忘到令人垂涎!在热火队之前你听过「白边」吗

在当今的联盟中,大个球员的重要性似乎正在逐年递减,而Whiteside正好可以凭藉其无可争议的火锅和篮板能力脱颖而出,大放异彩。儘管现在Whiteside在联盟中已是声名鹊起,然而当初他在NBA卑微的开局也是几经坎坷,在同一时期执教过他的两位教练也给出了截然相反的评价。

「他是最刻苦的年轻人。」Whiteside在沙加缅度国王队时期的助理教练,Clifford Ray回忆道,6年前国王队在第2轮第3顺位选中了他。

「他可是多一分钟的努力都不想付出,」Eric Musselman说,他是Whiteside在发展联盟时,Ray诺大角羊队的总教练,「Hassan简直是来打卡上班的,他只会在训练前几分钟到达球场,训练一结束他就消失了。」

目前许多关于Whiteside的言论都集中在他的上限到底有多高。而迈阿密就像是选中了跌到地板上的绩优股一般。Hassan来到迈阿密之后,身价一路蹿升——甚至连一点震荡的迹象都没有——现在是到了获取红利的时候了。他在去年震惊了全联盟,在刚刚过去的一个赛季中也保持了良好的上升态势。

坊间关于Whiteside的消息还聚焦在他在今年夏天是否会得到一份顶薪合约。

「现在的问题不在于他到底是不是突然爆发,」Whiteside的财务经理以及良师益友,Joe McLean说,「他的实力一直就摆在那。可是他的整个职业生涯看上去就像是在小联盟打拚的棒球手,不断的从一个城市搬到另一座城市,从一个国家迁徙到另一个国家。」

对Ray而言,Hassan的目标在漫长的漂泊过程中一直都十分清晰。「当年轻球员想要努力打出自己的职业生涯的时候,事实上是没有什幺退路可言的,」他说,「所有的经历都是一种历练。」

曾经在纽泽西的时候,教练们就试图把Whiteside安置在内线。他自己可一点也不喜欢这幺做。「6尺6吋的身高在高中生里就像是Shaquille O’Neal在NBA中的个头一样出众,」Whiteside说,「但我却没法忍受继续打中锋了。那时我一点也不喜欢那个位置。我不喜欢抢篮板,我也不喜欢手中无球的感觉。」

以前,Hassan更喜欢把自己想像成一个胯下运球风骚的脚踝终结者。可是他的体型却在不停的生长,这让他最终走上了另一条道路。

「他总是喜欢按照自己想像的样子,努力练习成为一个后卫,但我们最终还是说服了他,他就是一个为内线而生的孩子,因为那会儿他每个月都会长高1-2英吋,这实在是太惊人了。」Hassan在纽瓦克(纽泽西)伊斯特赛德高中的联合教练,Bryant Garvin说。

生活中的变化本身就是一种挑战,从乡下来到城里,Arbubakrr认为这对儿子来讲还是变化太快了。于是Arbubakrr把小Hassan安置在了有熟人所在的伊斯特赛德高中,他认识那里的教练,Garvin和Anthony Tavares。

「这里是命运的齿轮开始真正转起来的地方,从这里开始,他逐渐转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篮球运动员,」Tavares说,「他在这里待了18个月。起初他连什幺是背打都不知道。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在比赛中表现强硬。」

后来Whiteside又回到了北卡罗莱纳,加入了夏洛特的霍普基督学院。再后来他升入了预科学校,加入了位于勒诺的帕特森学院。Whiteside第一次遇见球队的教练——Chris Chaney——就让后者感到一头雾水。

见面伊始,Chaney就自说自话,吹捧帕特森学院的各种好处。

「那里的午餐怎幺样?」Whiteside问道,「他们中午都吃什幺?」

「嘿,我们会吃到非常棒的沙拉,」Chaney回答道,「他们会让你满意的。」

Chaney又回到他的高谈阔论。而Whiteside还是对学校的午餐饶有兴趣。「Hassan,我已经告诉你了这里的午餐安排还有所有你想知道的事。让我们不要再纠结于午餐的问题了,好吗?」

教练试图把话题拉回到自己的观点上来。可是Whiteside再一次回到了他所关心的午餐问题上。Chaney说,他们会晚一点再谈这个。

「我知道我有多幺想要他加入我们的球队,」Chaney回忆道,他把这次闲聊归因为Whiteside的年少无知,「这简直是跟养小狗的道理一样。你爱这只小狗,所以你会不断的迁就他,因为你知道它长大后英武的样子。」,Whiteside加入了一群足以进军NCAA一级联赛的天才球员,并最终让这支球队成为了预科学校中的顶级强队。

一时间,球队的训练馆里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学教练。可大多数看过Whiteside训练的人都认为他的技术太过粗糙而且身材也比较瘦弱。

那个赛季结束之后,同样是这拨教练却大多指名要Whiteside,他们质问Chaney,到底把那个小子藏到哪里去了。Chaney告诉他们,Whiteside还是那个他们曾经看不上的那个青涩小伙,他只不过又长高了3英吋,而且还长了足足30磅的肌肉。

Whiteside成了诸多名校哄抢的对象,比如康乃狄克大学和肯塔基大学。但来自他们的奖学金合约还是迟了一些,那时,Whiteside和他的家人已经跟Darren Tillis达成了协议,后者是马绍尔大学的助理教练。

[精品译文] 从遗忘到令人垂涎!在热火队之前你听过「白边」吗

在1982年被波士顿塞尔提克选中前,Tillis效力于克里夫兰州立大学,他在Whiteside身上看到了不少自己年轻时的影子。他曾经也是个又瘦又高,成天梦想着进入NBA的小伙子。

Tillis还注意到Whiteside的脸上连一点鬍子都没长。而他招募的其他孩子有一些已经是满脸鬍子了。这些孩子差不多都已经停止生长了。据此Tillis断定,Whiteside还会接着长高。

Whiteside就这样懵懵懂懂的来到了马绍尔大学,在此之前他除了知道Randy Moss在这里打过美式足球以外,对其他方面一无所知。马绍尔大学Ray兽队刚刚经历了一个15胜17负的惨淡赛季。初来乍到,Whiteside的学长们纷纷嘲笑这个自称要进入NBA的小伙子,认为他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

「我感觉帕特森学院的队友们比在大学里的强得多,」Whiteside说,「那支球队估计能打赢不少大学球队。在那支球队,我们能赢对手100分。我知道那只是高中,但当你能以这种方式赢得比赛的时候,你的心态就会发生变化。每当我们踏上球场,我都会觉得『哟,不管我们是不是马上就要上大学了,我们都要保持统治力,我们现在就要统治整场比赛。』」

作为Billy Donovan曾经在佛罗里达大学时期的助理教练,马绍尔大学的总教练Donnie Jones指导过许多才华出众的大个子球员。例如Joakim Noah,Udonis Haslem和David Lee等人,虽然他们还需要不断学习该如何最大程度的发挥自己的潜能,但刚进联盟的时候他们无一例外都是非常勤勉的球员。

其实在大学时期,Whiteside也是这样勤奋的球员,他总会利用自己超然的运动能力来弥补一些场上的不足。我们常常能在练习中看到他失位或者防守不及,但他还是会在一个回合中三次火锅掉对手的进攻来弥补防守中的失误。

赛季初,Jones让Whiteside替补出场。

「比他更努力的球员可能也不及他的天赋,」Jones说,「一开始他可能很难理解,如果你天赋异稟,持续的付出努力会让自己变得更加出色。慢慢的,他也逐渐领悟了这个道理。」

马绍尔大学那个赛季取得了24胜10负。Whiteside功不可没,他场均可以得到13.1分,8.9篮板和5.4次火锅。最终他被USA赛区评选为年度最佳防守球员和年度大一新生。

在仅仅一个大学赛季之后,他还从未真正萌生过想要参加NBA选秀的想法。但对他有知遇之恩的Jones教练很快就要离职前往中佛罗里达大学了,与其随行的还有教练团的原班人马,包括Tillis教练。在他招募学生球员的时候,Jones教练常常告诉球员们的父母,如果他们把孩子交给他四年,那幺他将交还给他们一个真正的男子汉。

[精品译文] 从遗忘到令人垂涎!在热火队之前你听过「白边」吗

「但我只跟他相处了10个月,」Jones说,他认为如果Whiteside能在大学篮球的比赛和氛围中薰陶得更久一些,他将受益匪浅,「那将为他以后进入NBA做好充分的準备。成为职业球员后,他可能再也不会像在大学里那样接受教育,帮助他不断在球技和心态上走向成熟。而且,通常大个子需要的时间会更长一些。」

Whiteside认为如果Jones教练只是孤身前往中佛罗里达大学而把整个教练团留下的话,他可能还会有70%的几率继续留在学校。但那时他已经出现在了模拟选秀中首轮的位置上了。这让他轻易的做出决定,宣布参加NBA选秀。

「这一决定简直是突如其来,」Tillis说,「我们本来为他和他的妈妈制定好了未来2-3年甚至4年的计画。我们也不知道他从什幺时候决定将在一年级之后就进入NBA。没人预见到这一点。他,他的妈妈,我,教练团的其他人,没人预见到这会发生的这幺快。按照我们的计画,他一定会进入NBA的,但可不是以一个大一球员的身份。」

Whiteside匆匆的前往了选秀大会——默默的在一旁看着人们喜极而泣,但自己却迟迟不被叫到——首轮选秀结束了,次轮选秀马上就要开始。此时新秀们将不再得到有保障的薪资与合约,Hassan想要在NBA立足的梦想变得更加困难了。

沙加缅度最终在第33顺位(第2轮第3顺位)选中了他。他也不知道为什幺自己会掉到这个位次。他提醒自己,他还是来到了NBA,不管是第1轮还是第2轮,都有一份工作合约在前面等着他。

「当时我感觉辜负了自己,同时我也让很多对我寄予厚望的人失望了。」Whiteside说。

Grant Napear已经为国王队解说比赛将近三十年了。他几乎见过各种各样的NBA合约。对Napear而言,Whiteside在国王队只待了很短的时间,也并没有在国王队留下什幺惊豔的表现。他觉得Whiteside在场上没有对比赛的感觉。他认为,Whiteside在对抗训练中拿下4个火锅的可能性与犯4次规是一样的。

然而,Whiteside还是给Napear留下了前所未遇的深刻印象。

在2010-11赛季初的一次客场比赛中,Napear随队在更衣室附近闲逛。球员们进进出出,为比赛做着準备。可直到教练走近他时,Whiteside仍然静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于是教练就问他,为什幺你还不赶紧为比赛做準备呢。Whiteside则回答说,既然自己没希望上场,他就不打算在赛前热身了,没人能料到他会这幺说。

「他真是一点也不懂,到底应该怎样做一名职业球员,」Napear说,「他可能是最不成熟的球员了——甚至连球员都算不上,他可能是我在职业球员更衣室里见过的最不成熟的人了。」

6年前,国王队甚至比现在还乱。Maloof兄弟的亏损不断加剧,那时他们正打算为国王队选择一座新的城市。国王队也像走马灯一样不停的更换着教练,可不管谁在执教,战绩都一如既往的稳定,在联盟底部徘徊。

管理层对球队的阵容也疏于管理,毫无规划,或许那时他们在考虑的只有怎样迁到另一座城市吧。

选中德DeMarcus Cousins(第5顺位)为球队的未来奠定了基础。「我明白,他们终于找到了球队中意的人选,」Whiteside说,「而我就像是二手淘来的一样。」Cousins来自于乐透区,他代表着球队的脸面以及未来。而Whiteside则只是区区的一名次轮新秀,球队对他的投入也很低。糟糕的是,Whiteside和Cousins在场上的位置也是相同的。

[精品译文] 从遗忘到令人垂涎!在热火队之前你听过「白边」吗「你在第2轮被选中,但同时还要处理另外一桩麻烦事,那就是他们的首要之选是一个跟你位置重叠的家伙,」McLean说,「这并不是说Hassan就毫无机会,但这样一来,队中肯定不会有大把现成的机会在那里等着他。」

那个时候,法特-Lever是球队的球员事务总监。在Lever看来,Cousins就是Whiteside发展的一块绊脚石。「当时的发展形势对Whiteside而言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的严峻,」Lever说,「毫无疑问,那是一种最强劲的挑战。」

Lever在NBA征战过11个赛季。他此前就碰到过像Whiteside这样的球员。Whiteside想要的太多,太快,因此当他没法在联盟中获得关注的时候就会更容易消沉。

他甚至会因此对训练中的判罚感到不满。这种由于不满引发的争执可能又会进一步导致训练质量不佳,甚至整週都没有什幺好心情。「每个人都想发挥出自己的全部实力,但有时候,你该回过头看看在比赛中究竟发生了什幺,并理智应对。可事实上在比赛中有多少时候人们还是会顺从自己的本能反应。」Lever说。

有一天,Lever给Tillis打了一通电话。在电话里,Lever说,Whiteside不愿意努力参加队内训练。「通常情况下,Hassan在体育馆内都是一个勤奋不息的人,总在练习中不惜跑跳,所以你这幺说真的让我感到很困惑。」Tillis说。

后来Tillis跟Whiteside提起此事,Whiteside告诉Tillis他真的打不起精神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幺提不起精神,球队也对此颇为疑惑,他们选到他,为他制定训练计画,可是他却不怎幺努力。」Tillis说。

后来,在他的新秀赛季,国王队把Whiteside下放到了发展联盟中的Ray诺大角羊队,为期一个月。与他同期的其他人,Musselman说,都在为晋陞到NBA的机会而不懈的努力着,比如Steve Novak以及林书豪。

而Whiteside却因为其他的原因,始终没有用心训练。

[精品译文] 从遗忘到令人垂涎!在热火队之前你听过「白边」吗「对他来说,在发展联盟打球,的确需要调整,尤其是内心深处的不甘与挣扎,」Musselman说,「他十分牴触在这里打球。」

「他最终还是被解僱了,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我还是国王队出于自身的考虑,」Whiteside在谈到他和Musselman的关係时说道,后者曾经在2006-07赛季担当国王队的总教练,「我们始终没法正面交流。」

Whiteside也为自己在训练中的反常状态辩驳,他认为当自己保持健康时就会努力训练。但整个赛季下来,膝伤一直影响着他的发挥。他曾经持续的向国王队的管理层抱怨这一点,但是在赛季中的大部分时间里他的伤情却没有得到相应的诊断。「医生告诉我,当时我的膝盖肌腱有断裂的可能,我的职业生涯都有可能断送于此。」Whiteside说。

「这就是当时的那支国王队,我不想说太多关于球队的坏话,伙计,但这种事还是发生了。」他说。

后来在三月份,国王队最终还是决定让他休战,动手术修复部分撕裂的膝盖肌腱。「年轻球员必需分得清什幺的是疼痛什幺是伤病,」时任国王队教头的Paul Westphal告诉《沙加缅度蜜蜂报》的记者,「Whiteside试着带着疼痛打球,你必须要讚赏他这一点,但是你必须知道疼痛和伤病的区别。」

Whiteside的NBA菜鸟赛季最终就得到了两分钟的出场时间。

在接下来的一个赛季中,他的处境也没有太大的改观。在赛季初段刚进行了7场比赛,国王队就炒掉了Westphal,接替他职务的是Keith Smart。那个赛季Whiteside一共出战了18场比赛,7场代表国王队还有11场代表大角羊队。后来伤病再度袭来,脚踝的伤势使他在第二个赛季的大部分时间里都备受困扰。

Ray曾经向球队提出建议,让Cousins改打大前锋,同时让Whiteside出任中锋。但是球队最终还是厌倦了继续等待Whiteside,并在2012年夏天为了签下Aaron Brooks而最终裁掉了他。

「我认为他们放弃了他,真的。」Ray说,「当然可能也不一定是他们放弃了他。那时整个球队的管理层就是一团糟。」

这次裁员最终拉开了Whiteside环球冒险的序幕。

「我把他称为全世界的Whiteside,」Arbubakrr说,「在世界各地的经历让他成长。如果他还想回到这里,还想在NBA里一展身手,他不得不这幺做。」

起初,Whiteside想要待在NBA的高管们看得见的地方。为此他留在了发展联盟,先后在苏福尔斯空军力量队和里奥格兰德河谷毒蛇队短暂停留过,但也都毫无起色。

[精品译文] 从遗忘到令人垂涎!在热火队之前你听过「白边」吗

Arbubakrr载着家人,驱车数小时来到纽约的威斯特彻斯特来观看一场发展联盟的比赛。Whiteside仅仅在垃圾时间出场30秒。赛后Arbubakrr不仅无法慰藉孩子的失望心情,同时他自己也感到郁闷无比。

关于Whiteside的流言渐渐在篮球圈子里传开了。

「他似乎并不怎幺关注球队在场上的局势,」McLean说,「而且他既得不到上场时间,坐在板凳上时,他的肢体语言又会产生坏影响。因此,似乎往往在出现问题的时候,球队的第一想法就是直接把他裁掉,而不是再耐心一些,看看他究竟还有什幺潜力可挖。」

「最令人郁闷的是,你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在身边发生。完全就是Hassan的错。『他们会这幺想,都是你的错。你必须改进自己的肢体语言。你必需提前1-2个小时到球场。你必须处理好这些琐事,只有这样你才能享有为自己赢得机会的权利。』」

Tillis也曾经从别的球探那里听到过关于Whiteside的传闻。「在NBA,流言散播得很快,不管是说你好的还是说你不好的,这样其他球队在考虑用人的时候都会三思而行。」Tillis说。但是深知爱徒为人的Tillis还是努力为他发声辩解。他说,任何愿意给Whiteside一次机会的球队最终都会得到回报。

可是终究没人相信他。

在2012-13赛季,即使在发展联盟Whiteside也仅能出场11.8分钟,得到6.6分,5.3篮板——距离他快速重返NBA的计画尚有不小的差距。在这期间,他给妈妈买了一座新房子。这令他原本就微薄的收入顿时就所剩无几了。

「我们实际上达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临界点,我们再也付不起按揭贷款并且收入也微乎其微,」McLean说,「那时我们真的不在乎他到底会去哪里了。他必须有一份工作,必须养家餬口,但他首先必须得活下来。那时,他们基本上会毫不犹豫的接受到手的任何工作,因为如果不这样的话,他们真的就要无家可归了。」

因此当黎巴嫩的阿姆希特队为他提供了一份合约的时候,他也毫不犹豫的签下了合约。他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新环境。最终,他慢慢习惯了自己的汽车被时不时的搜查,也对满是弹坑的建筑物见惯不怪了。

即便在这个时候,命运依然时不时的还要作弄他一下。当Whiteside以为生活终于要步入正轨的时候,他在黎巴嫩的篮球之旅却因为一场冲突戛然而止了。那是一场季后赛,他的两名队友与对手大打出手。

「他们在记录台上僵持了起来,」Whiteside说,「这才是我在海外的第二场比赛。我当时一脸蒙圈的样子,『到底又怎幺了?』观众也趁势起鬨,冲向了场内。这里的安保形势非常紧张,因此在比赛中都是军方人员来维持秩序。那里可不像在美国,若是警察,配几把手枪,这幺简单。他们身着防暴装备,并配备有护盾和冲锋枪,这些军人让骚动的观众们后退。而球员们只好退回了更衣室。」

「就这样,他们叫停了那个赛季剩余的比赛。联赛甚至都没有决出最后的冠军,他们就把整个赛季关停了。我感到十分的震惊,『我的天吶?』后来我只好前往中国继续赚钱。」

Whiteside与四川蓝鲸球队签下了合约,那是一支中国的乙级联赛队伍。

「那时正值盛夏,」Whiteside说,「他们甚至都不认为我能胜任CBA的比赛。」当他找到比赛感觉的时候,也就找回了真正的自我。Whiteside在蓝鲸队获得了空前的成功。一个赛季下来,他场均得到25.7分16.6个篮板以及5.1次火锅,帮助球队以不败的战绩问鼎季后赛和总冠军。

他是球队的领袖,队里唯一的美国人。在这里,他帮助球队赢得了中国的(乙级)联赛冠军,成为了球队的关键人物。某种程度上还把队友们凝聚在了一起,使他们相信自己也能赢得冠军。他把这一系列经历看作是自己成长为一名真正的职业球员的关键成就。

此时,等待着Whiteside的是在黎巴嫩或者中国的下一个赛季。不管未来究竟在何方,此时他都做好了準备。他并不知道哪里会真的接纳他,他关心的只有篮球。

「除此之外,我还能做什幺呢?」他问道,「我不想做其他任何事情。如果不打篮球,我都记不起以前还做过什幺。我真的想不出来什幺别的事情了。」

爱荷华能量队的总经理Chris Makris在发展联盟中发现了Whiteside。他发现Whiteside虽然很少上场比赛,但当他出战时,总是处于场上运转的中心。

Makris此前也听说过关于他的种种传闻,但他认为这些说法可能跟幕后的教练和队员们有关。最终Whiteside还是跟曼菲斯灰熊队(爱荷华能量队的主队)签约了,他将代表球队在2014年的赛前训练营中效力。而在这之前的几个月里,Whiteside已经只能替位于夏洛特的基督教青年会打球了。

Sean Kennedy,Whiteside的经纪人,开始不断的拨通电话,试图进一步巩固这次机会。

「我努力说服教练们的都不一定是把他放进球队的轮换阵容的事情,」Kennedy说,「就连说服教练,给他一次试训的机会或者能让他打夏季联赛的机会都不容易。」

但是灰熊队和他们的总经理,Chris Wallace最终改变了主意。「你们在哪给训练营找来了这幺一个身高,运动能力和火锅都这幺好的人?」Wallace问,「他参加训练营可以让我们模拟在NBA里的真实情况,所以我们让他参加训练营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不过灰熊队还是与他分道扬镳了。但McLean还是在Whiteside身上感受到了转机的气息。他不再沉湎于过去。他开始憧憬未来。

「从2010年到曼菲斯再到现在,他发生的最大变化就是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让自己不总是过于兴奋或过于低迷,」McLean说,「在最开始的三年里,他总是处在剧烈的情绪波动中。」

后来里奥格兰德获得了Whiteside在发展联盟的签约权。「他拥有天赋,」Makris说,「是其他一些因素让他没法完全投入到球场中来。」

这些其他的因素让Makris感到担心。然而Wallace还是说服他去寻求交易的机会,因为他认为大多数的年轻球员会在经过几个赛季的锻鍊后日趋成熟。最终他们决定把Earl Clark送去里奥格兰德用来交换Whiteside。

「我们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这样的决定的,并且我们也能够完成这桩交易。」Makris说。「当我们做这笔交易的时候,我们还在想,『我们必须确定我们手中还有其他的牌可出,以防这笔交易换来的球员打不出来。』」

此前,爱荷华能量队的总教练Bob Donewald Jr.还是心存顾虑。于是他给每一个新来的球员写了一封信,让他们知道他对球员们的过往都有所耳闻,但是没关係,在他手下打球大家都有重新来过的机会。

「我想让手下的孩子们都真切的明白这一点,我真的不在乎从别人那听到过什幺,但我就是要确信在这里每一个人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沉沦,我想要大家都振作起来,证明给我看,别人以前的那些说法是多幺的荒谬。」Donewald说。

Whiteside给那封邮件拍了张照片,并时不时的翻出来看看。「我相信那位教练是所有事情的关键,」Whiteside说,「他给我了一个向所有人展示才华的机会。」

Donewald让Whiteside在接下来的赛季里继续追逐自己的梦想。

「那时我所取得的进步微乎其微,」Whiteside说,「可我就是想要不断进步。如果我能为他打球,在他的球队里先发,说不定就有NBA球队徵召我。如果我能在他的球队先发,并坚持下来,我就有可能在发展联盟中成为一名顶级球员,那样的话我还有可能被NBA中的球队发现,就有可能重新回到联盟,在那支球队打上先发,然后朝着我的梦想继续前进。我不会仅仅关注一个月,或者一年的成绩。我会从每週的进步开始做起,经年累月之后,一次次小的进步最终帮助我实现梦想。」

Whiteside说他希望在Donewald手下重新开始。

「Hassan,你看,如果你努力打球,你应该定下一个更大的目标,比如赚到5000万美元,」Donewald说,同时他注意到Whiteside睁大了双眼,惊呆了,「Hassan,因此你得学会隐忍并且努力打球。我手下第二高的家伙可能也就6尺6吋了,所以现在是你,也是我最好的机会。所以一旦你加入进来,就给我全神贯注的好好打球。但是让我们再看得长远一些。」

在首场比赛中,Whiteside就遇上了原来的老东家,Ray诺大角羊队,他全场砍下令人颤慄的30分22板8次火锅。

随后,迈阿密热火队——那一年他们原本就打算选下来自马绍尔大学的Whiteside——邀请他进行封闭试训。但热火队再次决定还是暂时不把Whiteside带回迈阿密,这让Arbubakrr不禁怀疑是否儿子还能回到NBA。

「还没人联络你?」Arbubakrr问Whiteside,「他们看到你刚才的表现了吗?即便在青少年篮球里,这种级别的数据都令人疯狂啊。按说你的手机应该响破天了才对呀。」说完Arbubakrr焦急的看着手机。「那时,或许,我不一定会把这看作是人生的最低谷,但我真的是快要为他急的哭出来了。」他说。

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同时也会为你开启另外一扇窗。漫长的等待在不经意间被终结了。灰熊队有5名队员因为胃部病毒感染而缺席比赛,因此他们不得不火速从发展联盟调上了两名救火队员,Whiteside和Kalin Lucas。

在阔别多年之后,在经历了黎巴嫩、CBA之后,他终于回来了,Whiteside终于重新回到了他朝思暮想NBA例行赛。

但是他所搭乘的航班恰好遭遇了暴雨天气。等Whiteside到达多伦多的时候比赛已经进入下半场了——足够他在场下观看比赛并和球队一起返航了。「我甚至都没等到出场的机会,但起码我跟球队一起乘坐了航班。」Whiteside说。

曼菲斯又一次,在第二天就将他裁掉了。「他正在重启自己的职业生涯,事情也渐渐的好转起来,」Wallace说,「我们不幸遇到了一点财务问题,因为球队恰好触到了联盟的奢侈税触发线,因此在赛季接下来的比赛中我们可能都没法签下Whiteside。」

[精品译文] 从遗忘到令人垂涎!在热火队之前你听过「白边」吗

虽然上一次又没能成行,但Whiteside的表现却一直都在热火队的关注之中。有一次,热火中锋Chris Andersen 因病缺阵,热火再次对Whiteside发出了会晤邀请。与之前从马绍尔大学招募他时相比,热火队教头Erik Spoelstra说,这次他像是在跟完全不同的人谈话。

「你知道我们打算做什幺,」Spoelstra告诉Whiteside,「这已经是我们第三次碰面了。你今天来到了这里,就意味着今年你将有可能重返联盟。你到底想要什幺?你就是想在联盟中混日子,还是想要成为联盟中叱咤风云的人物?你知道我们球队的文化。球队不会为了你一个人而存在。热火队也可能不是你想像中的样子。」

「要知道,如果你和球队签订了合约,我们就要在你身上压上所有的资源:球队的工作人员,各种资源,时间,精力,关爱,所有的东西。我们会把这些统统都倾注在你身上,但是我们也希望从你那得到一些许诺,希望你能努力打球,遵守球队的纪律,执行球队的义务。要知道,即使你做不到这些,我们也不会认定你是一个坏人。但是如果我们对彼此之间的承诺有什幺误解的话,我可不想先签下你,然后在三个月之后再把你扫地出门。」

Spoelstra又告诉他,他的努力将不会被上场时间和得到的分数来衡量。「我真的希望你能往长远处着想,仔细想想这一切,」Spoelstra接着说,「不要立刻就回答我。你需要回到家好好想一想。」

「我想这就是对我最好的选择了。」Whiteside还是当即就回答了他。

很快,Kennedy打电话告知Whiteside,并用Will Smith的腔调说「让我们去迈阿密吧!」

最终Whiteside的横空出世还是让全联盟大吃一惊。虽然Spoelstra只是让他填补一些比赛中的零碎时间,但他很快就在一场对上快艇队的比赛中崭露头角,他13投10中,同时抓下了16记篮板。两週之后,他在一场全国直播的比赛中送出了惊人的12记火锅,同时还有14分13篮板,完成了个人职业生涯的第一次大三元,并帮助球队在客场击败了公牛队。

这是Whiteside第一次出现在联閤中心体育馆。从小时候开始,公牛队就是他最喜欢的球队。光听比赛前的暖场音乐就足以让他如梦似幻了。在比赛里,公牛队一次又一次的杀向Whiteside镇守的内线。「对此我也感到很奇怪,」Whiteside说,「他们就是切入。」

对Spoelstra而言,那场比赛让他想起了Whiteside最初的几次随队训练。

「看上去他好像就是比阵中所有的人都至少高出2英吋,」Spoelstra说,「他似乎完全是在篮框之上打球。而那天除了他以外,其他所有的队员都只能在篮框以下一展身手。」

赛后,在面向全国观众的採访时,Whiteside明确表示,「我就是想要他们知道,该把我的2K能力值调高一些了。」

「我猜他是认真的,」Donewald说,「我想他自己也在玩那款游戏,而且他一定对此很不满。后来的结果非常有趣,但他就是这样质朴和纯真的孩子。」

Whiteside正好在那几天和朋友们打了几天2K游戏,他选择使用自己参加游戏中的比赛。「在游戏里的那个我真是太差太差了,」Whiteside说,「游戏中的我上不进篮,移动也不快,他什幺也做不了,简直就像是场上的吉祥物一样,连个番茄酱罐子都防不住。你看着游戏中的自己,一定会想『我比他强多了。』」

游戏公司很快就对此做出了回应,在数小时之后就调高了他的能力值。

Whiteside的赛季爆发一直持续到他碰上了「减速带」。那时热火队正在为东区季后赛的最后一个席位拚杀,在一场比赛中Whiteside隔扣了太阳队的内线球员Alex Len。双方因此纠缠在了一起,Whiteside把Len推到了地上。双方队员被双双驱逐出场。

一週以后,Whiteside趁Kelly Olynyk不备,从后面肘击对手,这一动作后来被联盟认定为二级恶意犯规。Whiteside当即被驱逐出场,并且被处以一场禁赛的处罚。

这一结果令McLean也倍感震惊,因为Olynyk恰好也是McLean的客户。「我们好不容易才达到了收支平衡的状态,」McLean说,「我告诉他,『你应该意识到这种事情会招致罚款,并且它会把你再推回到以前的深渊中去。』」

McLean把Olynyk的电话号码给了Hassan。Whiteside当晚就给Olynyk打电话表达了歉意。「我也感到很意外,」Olynyk说起这通电话的时候,「事实上我感到非常吃惊。说实话,我原本没想过这事会发生。Olynyk告诉Whiteside他有天赋,但是别让情绪妨碍他发挥自己的潜能。」

「他是个非常友善的加拿大人,」Whiteside说,「这让我感到更加难为情了。」

Debbie Whiteside和Arbubakrr在他们孩子的身上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样子。Arbubakrr最近建议自己的儿子在场上不要轻易放弃。在他看来,美式足球是有肢体冲撞的体育专案而篮球也是有身体接触的运动,因此不要轻易被这种事影响了自己的情绪。

[精品译文] 从遗忘到令人垂涎!在热火队之前你听过「白边」吗

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在那段时间深深的触动了Whiteside。

2014年12月底,他的外婆,Betty Perkins,在他的外公Bobby Perkins去世数个月后,也离开了这个世界,

有一次,在Hassan的妈妈Debbie不得不为了赚钱而四处工作的时候,小Hassan在日託所感冒了。外婆Betty就把小Hassan接回到家里,并担起了照料他的责任。后来Hassan长大了,她又送给他人生中的第一个篮框作为圣诞礼物,Debbie把它立在了家中的院子里。

「外公的离世对她影响很大,她不想再活下去了,」Whiteside说,「我感觉她像是放弃了我们其他所有人。」

她已经结婚60年了。「他在等我,」Betty Perkins在鲍比去世后常跟女儿说起这件事。家人都没法让她吃下去东西,他们眼看着她一天天枯萎下去。

「我去世的时候,别告诉Hassan,」Betty Perkins告诉Debbie,「别告诉Hassan,因为到时候他也确实不能再为我做什幺了。告诉他,要坚持追逐自己的梦想。」

后来,Whiteside在Facebook上得知了她的死讯。

在听说Whiteside已经跟热火籤约后不久,Donnie Jones给Haslem打了一个电话。Haslem是Jones在佛罗里达大学的弟子,后来他逐渐成长为热火队中一位值得大伙尊敬的老将(球队队长)。Jones告诉Haslem让他照看好Whiteside。

「比赛就像是情绪多变的云霄飞车,」Haslem说,「比赛中有高潮,也有低谷。有时你可能发挥出色,但有时可能就事与愿违,甚至有时裁判的判罚尺度还不尽如人意,但比赛终归有上下半场之分。你必须及时调整自己,保持情绪的稳定。」

Whiteside从Haslem和Chris Bosh这样的老将身上学到了很多。热火队也不乏经验丰富的联盟名将。

Juwan Howard已经在热火队的教练团里任职了,并且球队的老大哥Alonzo Mourning也在球队中担任了球员部副主席的重要职位。

有这幺多德高望重的前辈在身边提点,Whiteside慢慢的也变成了一个值得信赖的角色。

「这就意味着你应该坚守自己的位置,逐渐变成值得别人或者球队信赖的人,」Bosh说,「这是他的下一步计画。大学时发生的事已经过去很久了。我们会帮助他成长。我们相信他,他也正在会帮助球队走出困局。」

但是,他还是会偶尔犯犯浑。二月份,Whiteside因为肘击圣安东尼奥马刺队的Boban Marjanovic而被裁判驱逐出场。球队的官员勒令他在比赛结束前就离开球场。

「你永远也不能放弃自己的队友,但是同时,你也不可能总对他们伸以援手,并一步一步的帮他们走出困境,」Dwyane Wade在赛后告诉记者,「他本赛季发挥的不错。每个人都有判断失误的时候,而显然今天他犯了个错误……有时候我们也不知道他在想什幺,但就像我说的,作为队友我们会相互支持对方。」

这种时不时冒出来的小错误就变成了考验Whiteside在成为自由球员后成色的一道指示剂。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他将有可能把本赛季不到100万美元的薪水大幅上涨到2000万美元/年。

[精品译文] 从遗忘到令人垂涎!在热火队之前你听过「白边」吗

迈阿密在今年夏天要做几个重要的决定。这是一支令人骄傲的球队,他们往往强调球队的目标而非球员个人的发展。与之形成对比的是,正是这样一支注重团队的球队,让Hassan这样一个长期以来被忽视的球员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

对他而言,Whiteside的首要目标是完成这个赛季并贡献更多的火锅。他也体验过被火锅的感觉。自己的投篮被火锅真的会导致士气低落,因此比起扣篮,他更喜欢火锅。

「这种感觉对我而言妙不可言(当对手向我所在的方向突破的时候),因为常常当他们看到我处在防守位置的时候,就把球传了出去,或者他们就想办法寻找其他的进攻突破点,再或者他们乾脆为了躲避我的火锅故意把球抛得很高,当然这样球也不会进的。」Whiteside说。

他可不是唯一为此感到惊讶的人。

「我做这一行已经28年了,可我从来没想到会看走眼,而且偏差这幺大,」Napear说,「我记得那时他在阵中,接下来他就默默的离开了沙加缅度,我想可能——我真的是这幺想的——他再也没有有机会回NBA打球了,而且那时要有人说他能预见到Whiteside将在联盟中达成眼前的成就,我肯定会对他嗤之以鼻。」

在发展联盟中先发的目标已经被Whiteside远远地抛在了身后。

「在联盟中,我想不管是哪一项技术统计,如果你能领衔全联盟,那一定是件非常困难的事,尤其是在职业水準非常高的比赛里,」Whiteside说,「你每晚都会跟职业球员对阵,而且每晚的比赛前都会有针对你的球探报告:『阻止他做这些事情。』」

那他们是怎样阻止他的呢?

关于这个问题,Whiteside想了想。

「每个人都想找到破解这个问题的答案,」他说,「我不知道。我也没法确切的告诉你。因为我也不知道啊,伙计。」

对Hassan来讲,这真是一个甜蜜的烦恼,这个问题最终将会带给自己一个从前不敢奢望的大合约以及更多的责任——要幺从热火队要幺从其他对Hassan垂涎欲滴的球队那里。

世事多变化,岁月奈我何,青涩是我,成熟是我,我还是我。我是Hassan Whiteside,我为自己圆梦。

截止本译文出炉之前,迈阿密热火队将与Hassan Whiteside签订一份为期4年高达9800万的合约。

祝贺Hassan,也预祝他能在未来振翅高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