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K曼生活 >蔡英文影片的幕后故事

蔡英文影片的幕后故事

小英的愿你平安台湾队加油

蔡英文影片的幕后故事

因为之前柯P的广告与「柯办林志玲」林锦昌合作,当他再度操刀小英选战时,又找我去聊天。

「可是我不懂选举啦!」忐忑的我与他见面时,老实地把自己心里的担忧讲出来。「没关係,我们就是要新鲜的观点。」林锦昌黝黑的脸庞,迸出一贯爽朗的笑容。「对呀,导演,别担心」,另个伙伴厚厚,更是笑咪咪的。

他们都是我很敬佩的好家伙,总是扛住压力,做出精确的判断,并且提供最大的创作空间,同时,说不定也是最重要的--他们的品味很好。

「这将是这次选战的第一波宣传广告,我们很重视,所以找你来。」那时,其实选战已经开打好几个月了,但该品牌确实没有做任何的大众传播广告。他们提出了他们的媒体计画,分别有两波,目的也不太一样。

当场我有点不确定,只觉得似乎应该谈更多跟人有关的问题,因为大家活得辛苦外,更是痛苦,好像可以更多地从人的角度出发。

但我最后仍说我消化一下,再去找他们讨论,毕竟,我就说自己不懂选举嘛,更何况是如此大型、全国性的重要Campaign,历史将会记住我们的一举一动。

苦民所苦

没想到,帮我最多的,是我的一个朋友。

刚好我那次开完会后,去到这朋友家,我这朋友风流潇洒,讲话逗趣,任何场合只要有他,大家就只会哇哈哈,而且天分高又辛勤,事业成就极高。这朋友不知为何突然福至心灵,跟我聊起台湾的现状。

他收起嬉皮笑脸,语重心长,十分担忧,他其实是属于相对不需要那幺担心经济的呀,但他很担心台湾的未来,很心疼台湾的年轻人,他跟我聊了好久,我好感动,但又有点不知道要怎幺回应。

我心里感触很深,台湾的贫富差距过大,很多时候,不是单一个体造成的,是结构性的问题,是制度杀人,而那问题很多时候,是政府思想上的怠惰或者道德上的放纵,这状况日益严重,难以忍受。

带着满腹的愁绪,我返回家中,想开始想,但又不知要怎幺想,千头万绪,最重要的是,我有点担心,我的想法和林锦昌不一样。很巧的是,不知如何是好的我,却意外接到通知,说锦昌哥突然有想法想跟我聊一聊,很急。

政治人物要先是人,才能为人服务

我们见到面,林锦昌说他週末想了想我之前跟他提的想法,他觉得认同。我也藉这机会分享我朋友在週末给我声泪俱下的观点。我说是不是应该先来谈人们心里的苦痛,好收敛整体的印象。毕竟,很久没有大众传播了。

就像人讲话一样,第一句话总是重要的,那表现你关心的重点。我一直相信,就算是政治人物也要先是人,才能为人服务。

我的父亲二○一二年在安宁病房里,已陷入肝昏迷,意识时常不清楚,他可以辨识我们,但常无法确切知道自己的所在,不过,他竟可以计算。视线已经模糊,他只能捨弃几十年来阅报的习惯,坐在病床上的他,担忧着,他担心我们的国家,他怕我们无法继续当自己的主人,他当着我们面前,预估、计算着三个候选人的票数,然后忧虑着。

所以我们家是在安宁病房里看开票的,结果揭晓时,我想,癌末病人不该这幺激动的。但当我关上电视,喧闹的记者报导声消失后,病房里掉入一片寂静,儘管我们家族有十几个人在现场。

现在,回忆着那段时间,正书写着的我听着Adele的Hello,突然情绪失控,大哭,整个键盘滴满泪水(有人这样弄坏电脑的吗?)。我那时无法理解,一个生命到尽头的人,为什幺担心的是国家?那幺形而上,那幺遥远,那幺虚无的概念。花了四年,我终于懂了,因为我有了孩子。

国家不是国家而已,国家是家的组合,国家没什幺了不起,你看不到,摸不着,但它影响你的家。你当然有很多盼望,但当你走到最后的最后时,当你只能有一个愿望时,你只希望你的家人好好的,平安的。

我想,与其只有大声做出一些人们已经厌倦的承诺,或许,让我们说声Hello,和辛苦且痛苦的人们说声Hello,让我和父亲说声Hello,让我和国家说声Hello,并许个愿望,像我父亲在最后唯一的愿望,愿你平安。

台湾,愿你平安。

加油啊加油

我是相信运动的力量的人,我更相信比起拚经济,运动更能救国。当所有人一起为国家队加油时,不管是棒球篮球,不管你是怎样的立场,不管你是什幺阶层,我们都在一起。

我们忘记眼前的烦忧,因为我们有更在乎的对象,我们忘记彼此的争竞关係,因为我们的国手正在场上,和世界拚搏,而我们,没有上场,但也在场上,我们加油,为我们的运动员,更为我们自己。

为我们自己加油。

跟运动员一样,我相信努力,我更相信加油的力量,那是一种信念,当所有人都在一起,心都在一起,就如同基督教说的祷告,我们同心合意,我们可以胜过任何有形的资源,因为我们是我们,我们不再有分别,我们在一起,我们就有力量,而那力量会藉由精神灌注到场上,更灌注到我们自己身上。

因为当你为某见在乎的事出力,你就会有力。你就是个有力人士,因为你在意。而当你在意我们,我们就是一队的。

所以,我想来为台湾加油,而且我要住在台湾的每个人都理解,只要你在台湾,你就是台湾队的,我们都是一队的。

主席你好,主席人好好

拍片的过程,小英和我有很多独处的机会,为了让紧凑行程中的她轻鬆一点,我都很随兴,没大没小的乱讲话,因为我知道,主角愈放鬆,表现会愈好。更何况,这是片场,我是导演,我得掌控全场,就算对方是下一任总统,还是得乖乖听我的,我至少得撑起来。

我说:「主席,最近很忙,都没人带你出去玩噢?」她微微一笑。我说,「来,我带你去兜风!」她吓一跳,但还是乖乖跟着我走,上了车。

我们聊着天,我随口讲到「相信一个人可能会失望,相信一个团队比较有盼望」,为了让摄影师测试微调灯光镜位,和我一起被关在车子后座的她,原本望向窗外,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我,说「欸,你这话讲的真好耶!」我开玩笑的回答,「主席,我好歹也是金牌文案出身的啊。」

小英一听大笑,前面的摄影师更是笑得快翻掉,跟着凑一句,「主席,我们也都跟你一样,很努力工作喔。」

小英说:「你们比较好。」

我说:「怎幺说呢?」

小英:「你们工作都可以穿短裤,我不行。」

我低头看了看,短裤下露出自己两条腿,前座的摄影师也看了看自己的短裤,我们一起大笑,小英也跟着大笑,整部车笑成一团,外面的工作人员都很好奇,到底为什幺小英笑成这样。后来他们问我,我说是机密。

中间一度,我跟小英说,因为又要选总统了,所以我知道爸爸过世四年了。她睁着大大的眼睛,温柔地听我说着爸爸的故事。说完,她缓缓点头,说她知道,她一定会努力,许多长辈都跟她提过,她一定会想办法,让大家平安。

淡淡的,坚定的。这种人我比较信任。

愿你平安

台湾队加油


摘自《文案力》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