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K曼生活 >槟华女子裁缝传习所‧十年如一日忙

槟华女子裁缝传习所‧十年如一日忙

槟华女子裁缝传习所‧十年如一日忙老一辈的槟城女性,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槟华女子裁缝传习所。六七十年代,本地裁缝业发展蓬勃,寻常家庭有女初长成,就会被送到这里来学裁缝。很多工厂女工或家庭主妇也会抽空在下班或空暇时到来拜师。踏针车缝衣服,似乎是那个年代最受欢迎的女性行业。近十几年来,成衣当道,任何牌子任何设计的女服丰俭由人,随时随地可买到。你一定会问,有哪些人还会到藏在战前旧屋里的槟华女子裁缝传习所来量身做衣服呢?槟华女子裁缝传习所的主人彭美枝悠悠的说:老社区老邻居加老顾客,让她这门老行业数十年如一日的忙碌,遗憾的只是后继无人。南华医院街目前是乔治市古蹟区房价最高的黄金老街道,一幢战前旧屋动辄50万令吉以上。槟华女子裁缝传习所夹在黄金屋之中,这幢白色旧建筑虽然不显眼,但访客却从来不断。彭美枝1975年开始在槟华女子裁缝传习所当家。当年,传习所的旧址是在亚依淡。1981年,她把裁缝学院搬到南华医院街。27年以来,这家专做女服,以裁剪手工细腻见称的裁缝学院,已从当年最受欢迎的裁缝学院,演变至如今的纯粹女服裁缝店。“我的老师叫曾月蓉,我1973年到槟华女子裁缝传习所学裁缝时,她教会了我很多东西。两年后毕业,曾老师叫我留下来帮手,她那时候身体多病,不久后我就接过传习所当起裁缝老师。70到80年代是最热闹最忙碌的时刻,传习所一天开3班。因为人数太多,我专教裁剪,车衣的工作再交给另一个助手教。”热潮减退欢迎程度不衰80年代中期以后,裁缝业热潮随着成衣当道逐渐冷却,彭美枝不再教授学生,但受欢迎程度一点都不减。这时候,很多女性都找她剪裁衣服。从上衣、裙子、套装、旗袍到马来传统女服,她都驾轻就熟。这幺多年过去了,那些一路光顾的顾客却不离不弃。已移民到外国的,则习惯在暑假或探亲返槟时,订做十件八件女装带回去当夏天服装。像彭美枝这样的传统女服裁缝师已经买少见少。她说,同业现在几根手指就数完。因为这样,她告诉自己会更尽心尽力为大家裁缝衣服。“服装圈子的潮流就像环保的中心思想一样,即是再循环!你看我现在穿着的蝴蝶短袖上衣,这种款式的女装70年代很流行,现在21世纪了,它又再开始流行了。”顾客随便更改成衣是禁忌彭美枝也有自己的裁缝禁忌。她最忌顾客把她制好的衣服带回家胡乱更改,最后却在衣服没办法穿上身或不合身时,再央求她重新修改。“不合身可以改,但修改我的剪裁设计就万万不能。这不只不尊重我,也浪费大家的时间。试过有个顾客把我缝製给她的衣服修改得七零八落,自己没办法修整好又把衣服拿回来要求我帮她解决问题。我当时非常生气,直接把她的衣服丢出门外。”问起她对南华医院街的感情,她说这个地方是她为无数顾客裁缝无数件衣服的地方。她长期在这里工作,和这整条街的住客都是老朋友。她的顾客群,也早已晋升为朋友,她们常常人一到就在这幢老房子里呆上一整天。朝十晚八的她,除了週末和公假,其他日子几乎每天都在老房子里上班。近年,不管是本地游客或外国背包客,南华医院街已成为他们逛游乔治市的必到之处,所以常常有人摸进传习所来走走看看。彭美枝说,这也是她裁缝生活中一些有趣的小片段。衣服款式应有尽有打开彭美枝的衣柜,里头挂着一件件已缝好的上衣、马来传统女服、洋裙等。她说,这些女服的主人,从最年轻的廿几岁的年轻女性,到六十岁的老妇皆有。“你看,这件刚刚做好的水绿色花洋裙是一个大山脚年轻女生的。她在银行上班,银行不允许女职员穿着太花俏,她就特地过海来槟城订做。像这件有加肩垫的上衣,是顾客要求的。她的肩斜,所以要加肩垫,这样衣服穿起来才好看。肩膀直的人,当然不需要肩垫了。”细心察看的话,发现不少女服在胸部前都有车上胸摺。她解释说,这种车法已经很难在目前市面上女装成衣上找到了。“为什幺要车胸摺你知道吗?车上两边胸摺后,衣服会很合身,不会出现半天吊的尴尬情况。身形较胖的女性,更需要这两条车线,要不然衣服穿起来就很不好看。”她又拎起一件薄如羽翼的灰色印花峇迪丝布告诉我们说:这幺薄这幺软的峇迪丝布,如果功夫不够,一定没办法在这软绵绵的布上裁剪出衣样来。这位女老师还拿来样板来,要我她裁出一模一样款式的蝴蝶装上衣给她。南华医院街曾是妈姐街何肖嫦和彭美枝共事多年,她和彭美枝有着三层重叠的关係。她租住传习所楼上数十年,是彭美枝的老房客。她同时为彭美枝剪裁的衣服製布纽,是一起工作多年的老伙伴。两人相识数十年,是老朋友。彭美枝说,何肖嫦一辈子都住在南华医院街,关于这个社区从过去热闹的民居混合商区街道,行至寂寥落寞,再转折到目前的古蹟区黄金地,这半世纪来的转折她都看在眼里。其中,最让她印象深刻的还是妈姐的身影。“相信很多人快忘了,热闹的南华医院从前还是妈姐街。从前那些从中国到南洋来的顺德妈姐,落脚槟城的有不少就住在这里。她们刻苦耐劳,是称职的家庭帮佣。之中有很多还集资,通常是二三十人出钱购买一幢房子,南华医院就有几间这样的妈姐屋。”何肖嫦说。何肖嫦还记得,妈姐们的顺德口音广东话很悦耳,每逢农曆初一十五她们就会放假,从僱主家里回到自己家里共聚。通常她们会在这两天在门外拜拜。新年期间,手艺好的妈姐也会製作大量糕饼。说完,她指向槟华女子裁缝传习所对面不远的一幢老房子说:哪,就是那幢房子,从前里头住了几十位妈姐。妈姐们约十年前先后离世后,她们的身影就完全绝迹在槟城了。/副刊‧报导:张丽珠‧2008.09.2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