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K曼生活 >公民自组「米兰世博台湾馆」:台湾不该穷得只剩人情味,却没有属

公民自组「米兰世博台湾馆」:台湾不该穷得只剩人情味,却没有属

外交部表示,因义大利不同意台湾在世博设立国家馆,且民间只有少数企业表达意愿,最后以资金和时间不足为由,婉拒参与米兰世博的邀约。世界博览会140年的历史,2015再度回到米兰,而这次主题以「滋养苍生,泽给大地」(Feeding the Planet, Energy for Life)为主轴,第一次题目这幺贴近台湾人生活与文化,但台湾却没办法参加。

►公民组团参展「米兰世博台湾馆」:我们出去 是为了回来

「有没有一种可能,用公民团体的方式,让台湾在这场国际盛会中被看见?」几个曾是东海大学建筑设计系的年轻人,在去年11月提出这样的狂想,却几乎所有人都笑看他们太天真。

「认知台湾站在世界边缘,但不能放弃与国际对话的机会。」

公民自组「米兰世博台湾馆」:台湾不该穷得只剩人情味,却没有属台湾馆与行动摊车,就坐落在米兰市中心|

他们决定发起「OPTOGO 米兰世博外带台湾计画」,用公民团体身分闯进世博,不靠任何大财团、企业,而是群众的力量,让台湾推进世界。

「一开始只有一台摊车梦,希望能以摊贩小吃的台湾意象,穿梭在米兰市的街头,没想到今天能建起一栋台湾馆。」。

他们以「移动摊车」「料理公寓」及「不落地展馆」三种型式呈现台湾文化,在起初连资金和人力都没有,并且只有10个月的筹备期间,相较于其他国家几年的筹备及斥资几亿打造世博,他们一群平均27岁左右的年轻人,仍在许多大人们不看好的情况下,在今年9月一一在米兰市中心的各个角落落地实现。

志工们推着台湾摊车,在米兰大教堂前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打着台式的热情招呼,许多人就在街头上为台湾欢呼加油;他们在Casa台湾餐厅呈现一道道融合米兰时尚和台湾传统的料理,让品尝的当地居民不只惊豔,更体验台湾分食共享、办桌团圆文化;在米兰市中心附近的台湾馆说着台湾的饮食态度,让路过的居民开始好奇甚至认同台湾。

公民自组「米兰世博台湾馆」:台湾不该穷得只剩人情味,却没有属志工推着行动摊车在米兰大街小巷介绍台湾|

「这是米兰世博非常重要的一次成功,为米兰能认识台湾而感到骄傲。」

在9月25日的台湾馆开幕国际记者会上,协助建造的米兰当地建筑团队表示:「为米兰能够和台湾一起做到这件几乎不可能的任务,感到无比骄傲。而台湾馆所建的地方是米兰极为重要的历史文化保存地区,这对米兰世博,也是一次很重要的成功。」。

从去年11月就全力协助计划进行的米兰理工大学建筑所教授Andrea也感触良多的说道:「这不只对台湾重要,对全世界世博的呈现也是很重要的模型,让世界有一套全新的方式争取展现自己国家文化的机会。」

而他最大的骄傲在于,能够把台湾带到义大利,让当地人能更认识台湾。当全力参与其中,他才发现台湾虽然小,但却是个具有浓厚且多元文化的地方。

公民自组「米兰世博台湾馆」:台湾不该穷得只剩人情味,却没有属米兰居民于台湾食寓享用台湾料理|

「其实我们真正希望的是,让台湾看见世界。」

OPTOGO共同发起人苏民这样说着,一群人把计画实践到这一步,他仍认为使命还没结束。他认为台湾的国际观有很严重的断层,有一群人较能够掌握世界的脉动和拥有格局思维,但仍带不动处在自我优越和自我悲情世界的那群人。

►「国家放弃了世界舞台,但我们不能…」这群27岁的年轻人把台湾「外带」到米兰

「你希望台湾看见的是什幺?」

「有时我们太低估自己了,譬如公民力量。」

「台湾因受到中共打压而长期在国际的边缘。我们得明白这不是短期能够改变的事实。」他们在与米兰市政厅沟通时受到上海市对米兰市的威胁,外交部也选择不参与、不表述,但他们不想用悲情来诉诸支援,滥用台湾扁平化的同情,好像要永远处在国际间的弱势才会获得支持。

「没错,这就是政治事件,但重点是这场运动的目的在于什幺。」苏民铿锵有力地说。他们在检视台湾现有的局势后,理解政府所在位置不可为之的难处,并做公民能做的事情。

18世纪末在欧洲才开始有国家的概念,万国博览会也是在那时才开始兴起,但各种团体都有权利参与,就像是个大型的园游会。所以台湾不需要为了名义和资格,放弃和世界一起玩的机会。就像大家所熟知的是威尼斯的双年展,台湾虽然一直是以会外馆的形式参与,但也是有第一届开始,才一直到现在第八届没有缺席。

「台湾不需要去追讨政府的做与不做,或硬是把中国对台湾的打压放大,那只是个假想敌,台湾不能在世界边缘上靠假想敌被动进步。当我们把真正的敌人视为自己,我们才能主动往前。」当提到政府与中共,共同发起人之一敬儒反问我:「我们的敌人到底是谁?」然后转向我,认真地说了上述这段话。

「那我们能怎幺做?」

「我们在寻找一种方式,能更有自信而且正向的争取我们的权利,而公民力量或许是一种可能。」

若是能用公民团体的身分代表台湾,没有任何政党政治的介入,而中国也无法直接地对没有政治发言权的公民团体施以压力,这反而成为一种新管道,争取和国际平等对谈的机会。

但很可惜的是,台湾拥有极高密度的非营利组织和公民团体,但目前仍较少有组织性的整合运作。所以这次希望建立一个可複製的模式,让更多团体,可以更健康的回应台湾的政治问题。

「我们想透过这次的行动证明,即便政治上的情势所限,还是可以靠公民力量,把原本该属于我们的权利夺回手中。」

「我们有时也太高估自己所拥有的,譬如人情味。」 公民自组「米兰世博台湾馆」:台湾不该穷得只剩人情味,却没有属

好像只要用「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就能概括台湾的一切,台湾整体确实是社会和善的,但每个国家也多少具备这样的特质,台湾不该穷得只剩人情味,而没有属于自己的特徵。如果我们一直用这样的感性来输出民族的情感,太浪漫却也不够踏实,我们真正拥有的是什幺?

是一杯珍珠奶茶,还是一碗滷肉饭?就论珍珠奶茶,也是多元混融的结果。

「我们想谈的不是很简单的台湾食物是什幺味道,而是台湾人到底是怎幺样的人?」

我们没有办法用任何单一符号来代表台湾,也不仅只是描绘岛屿的轮廓那样简单,因为一个民族是层层不同的历史文化叠合而成,而台湾海岛特性和所处位置,在多元的移民背景之下,是个很複杂的文化结构,而我们想呈现的是一个现象,一个具文化包容隐力的台湾。

就像这次的台湾食寓第一轮,厨师用世博馆外的野花野菜加入料理,第二轮则把传统与时尚设计融合出创意料理,重点不是那些食材100%来自台湾,而是一种态度:「我们不大,但能纳得了百川,我们没有华而美的牡丹,但却是百花绽放。」

而当我们面对世界的态度,不再只是字面上的意义,也不再简单用「台湾人就是这样」的价值观草草略过好好认识自己的时机,我们才能够慢慢越加清晰地描绘台湾人的特徵,在政治不断变动的过程中,我们仍能在世界上被界定出一种有鲜明性格的人。

「如何把世界带回来?」

说好的把世界带回来,也正是他们一直在思考的,该如何更具体而为,非空头说话。

「想让摊车继续在世界游走,让海外的台湾朋友接续这份精神,希望把共享经济结合料理公寓,开放更多名额让外国背包客到台湾时,可以住在OPTOGO合作的单位,用在地的料理和食材,结合社会设计概念,说台湾的故事,至于台湾馆还在思考搬回台湾后,该如何延续价值。」提到这个问题,他们再疲累也总是能激动的再想出更多的可能,渴望再造一场革命。

OPTOGO其实不会结束,因为每个我们都将参与其中,用我们的方式,向世界慢慢堆叠出台湾印象的厚度,然后,当我们都能从自己看见世界,我们不再需要强调外带出走,因为我们明白,台湾,这终究是我们的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