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l9nx9"><nobr id="l9nx9"><meter id="l9nx9"></meter></nobr></listing>

          結婚產業觀察

          婚禮人的疫情三年!

          疫情加速行業洗牌,婚禮由粗放走向精細,由排場走向個性,這種變化的硬幣兩面,對于從業者來說也是考驗。

          2019年底至2020年初,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徹底爆發,沖擊了生活的方方面面,許多行業都被迫按下暫停鍵。

          婚禮作為一種小范圍的社會性聚集形態,很長一段時間,成為了危險的符號,從政策的明令禁止到不提倡,婚慶行業陷入停擺,歇業的困境中,部分工作室甚至瀕臨倒閉。

          阿C,是一名婚禮策劃師。他從事婚禮策劃將近十年,幾乎是一畢業就投身于此,但他沒有想到,2019年那次假期之后,等待他的是業界最難熬的一個春天。

          他所在的公司在4月份復工,但團隊也出現了解散的信號,面對公司的某些利益驅逐,阿C決定離開了。

          他想要成為一名獨立的婚禮策劃師,但辭職后的第一年,阿C選擇先開一家花店。一轉眼,已經是疫情的第三年了,他通過花店建立起越來越多的客群,也在過去的兩年間為不同的新人策劃了數十場婚禮。

          疫情常態化之下,在阿C眼中,婚禮確實發生了一些改變,但也有很多東西一直存在。比如行業的亂象,比如在他經手的那些婚禮中,阿C總是被同一種東西打動,真實的情緒。

          去往目的地

          這里海拔3600米左右,可觀石灘、瀑布,遠處的雪山和原始森林,將畢棚溝的秋景盡收眼底,一場婚禮即將在這里舉行,阿C正在布置場地。

          這是阿C出走公司前負責策劃的最后一場婚禮,也是他接手的第一場目的地婚禮。

          目的地婚禮,是指新人們選擇自己喜歡的地點作為婚禮場地,僅邀請至親摯友的小型婚禮,參加人數一般在20人以下,與婚禮宴席動輒數百上千人的規模相去甚遠。在疫情之前,布拉格、普吉島、蘇梅島等,都是舉行目的地婚禮的熱門地。

          目的地婚禮極簡、新潮,卻與傳統觀念與習俗有出入,在中國的普通家庭中,不接受的長輩仍是多數。然而,考慮到疫情此起彼伏的波動和干擾,原本想要隆重舉辦婚禮的雙方父母,也就順其自然,接受了一切從簡。

          那一年,因為疫情的強管控和不確定,目的地婚禮成為了流行。阿C說:“太多了,大家突然都想做目的地婚禮?!?strong>或許是出于安全的考慮,目的地婚禮成為一種小而美的被動選擇。

          備婚這件事本身就很辛苦,新人會感到緊張,并且也在不斷消耗熱情,如果又因為疫情和政策反復變動,新人自己和雙方家庭都更加容易疲憊,不如讓一切更簡單,邀請真正重要的人,去重要的地方,只是完成一個承諾而已。

          回歸本質

          “總有更低報價,但這是不負責任的簽單。保持品控很重要,我不能撒謊說這個預算我可以做到?!?/p>

          阿C認為,現在行業很難,競爭、內卷,他都可以理解,但身為策劃人,卷創意、卷作品是件好事,而以犧牲品質為代價的惡性低價競爭是他不能接受的。

          小紅書上,就有很多婚禮“翻車”的帖子,阿C時常能刷到。雖然嘲笑同行的翻車貼可能顯得有些“不道德”,但阿C直指問題核心:策劃人為了達到簽單目的,不事先告知客戶真實的預算成本,就先口頭承諾能達到預想效果,實際上在花材、用料環節大打折扣,往往只能呈現出廉價和塑料感。

          阿C不允許讓這樣的事發生,那破壞的不僅是一門生意,也是新人的幻夢。與他簽單的客人基本都有一個合理的期待值,他只能盡量在新人的預算之內,幫他們做到最好?!?/p>

          面對疫情時有反復的不確定性,人們有了較強的防疫意識,舉辦婚禮這樣重要的事情,也格外謹慎。阿C觀察到,目的地婚禮一下子沒那么熱了,但在規模上,小型婚禮的流行幾乎是必然,也成為了主要趨勢。

          阿C曾策劃過一場在民宿舉辦的戶外婚禮,他和新人為這場婚禮籌備了很多細節,但唯獨沒有彩排儀式。新郎的原話是:“如果儀式上有任何未預料到的狀況,那就讓它發生?!?/p>

          那一天婚禮用餐結束后的晚間聚會,他們跳舞,唱K,談心,流淚,大家都玩到很晚,將近零點才散場。

          拋開了那些形式主義的表演和人情負擔,家人和朋友們真正參與到婚禮之中,新人們也可以做自己,“新婚快樂”不再是一句機械的祝福,而是變成了當晚的食物、星空,人們的擁抱,和甜蜜的氛圍本身。

          比起專業的、滴水不漏的流程,這樣真實而純粹的氛圍,回歸了情感的本質,也是阿C作為婚禮策劃人最想看到的。

          阿C還特意為這場婚禮寫了一篇推文,記錄它的全過程。

          現在的年輕一代,獲取信息的渠道高度依賴互聯網,也習慣于線上消費。所以線上的引流是婚禮策劃公司以及他這樣獨立的策劃師很關鍵的一步,阿C也會在大眾點評、小紅書等APP上發布婚禮作品,但現階段“閱讀量還很少,流量并不好獲得?!?/p>

          他意識到單槍匹馬的難度,打響個人品牌起步很慢。當然,過度的濾鏡和營銷在網上也能博取眼球,但這也并非他的方向。

          他始終覺得,品質更重要,他從事的是一份定制類的創意工作,而不是為了追求爆款的標準產品,他更需要對新人本身負責,了解他們的需求,一對一為他們造夢。

          他仍然會在平臺上分享那些精心策劃的作品,但心態只是分享,就像分享那期朋友聚會一樣自然。獲得關注是好事,但如果現在沒有,他也能理解,也不強求。

          阿C說自己的花店,也是慢慢做起來的,通過口碑得到傳播,排名登上了城市熱榜。婚禮策劃也是一樣,他相信堅持品控才會有品牌價值,如果沒有做到最好,他覺得榜單沒有意義。

          變與未變

          疫情是行業洗牌的加速。

          企查查數據顯示,2019年,婚慶相關企業新注冊量出現罕見的暴增,全年共新注冊28.1萬家企業,同比增長162.6%。2019年中國婚慶行業市場規模為21120.3億元,同比增長15.9%。

          婚慶作為服務業的一種,有著低頻高消的特點,極需依靠現金流維系運轉。但到了2020年,在疫情的沖擊下,客戶退單、現金流中斷,團隊解散,各種內外部危機相繼而來,無論是服務于中端客群還是服務于高端消費者的婚慶或婚禮工作室,都暴露在風險之中。

          然而更大的變量早就在醞釀,結婚率的長期低迷已成定局。據中國民政部公開數據顯示,中國登記結婚新人數量持續呈下降趨勢,2019年,全國結婚登記人數為947.1萬對,結婚率為6.6%。

          步入疫情、后疫情時代,結婚人數更是斷崖式下跌。2021年,全國登記結婚登記人數下降到763.6萬對,跌至二十年來新低。

          隨著結婚人口的減少,結婚需求、結婚方式、婚慶的運營方式也在發生變化。行業的紅利正在消退,但也并非完全失去了機會。愿意結婚的人變少了,同時也意味著選擇進入婚姻的年輕人對伴侶的要求更高了,對婚禮的要求亦是。

          那些與酒店高度綁定的一條龍婚慶在如今看來早已顯得過時,未來或許還會愈發寸步難行,而定制化、個性化的婚禮策劃更加精致、特別,越來越受到市場歡迎,在疫情的陰影下,還擁有更多時間、場地和出行方式的自主空間,正在成為年輕人的選擇趨勢。

          這對于獨立的婚禮策劃人來說,或許也是一個機會。

          阿C就深有體會,在婚姻觀念和結婚環境的革新下,年輕人更關注自我,以及對婚禮儀式個性的追求和彰顯。

          “他們沒有固定模板,不過總的趨勢是,要和別人不一樣。做婚禮的門檻越發接近‘做展’?!?/span>

          而且受到疫情的影響,既要避免人員聚集,又要控制婚禮成本,他們更青睞于小眾婚禮:講究場地布景和造型設計,會要求“個性”、“私密性”、要有“高級感”。

          傳統父母可能喜歡大操大辦,喜歡正紅色的中式婚禮,喜歡氣派,喜歡熱鬧。但年輕人有自己的審美偏好和社交習慣,他們可能會選擇國風漢服婚禮,也可能選擇令父母跳腳的牛油果色系婚禮;他們可能不想邀請遠房的親戚參加婚禮,卻想邀請自己在網絡世界的游戲好友。

          兩代人在物質基礎巨大懸殊下的認知鴻溝,一直是婚禮策劃師難以緩和和逾越的地帶,“以前就接觸過一些因為父母干涉過多,或者長輩與新人意見不合搞得很不愉快的例子,太常見了?!?/p>

          結婚畢竟是兩個家庭事情,很多時候父母都出了錢,他們的想法也很重要,但阿C時常也會替新人感到委屈,“沒必要,弄得小兩口都很為難?!?/p>

          但疫情之后,和解好像變得容易了,年輕人的婚禮,在長輩的支持下,不走尋常路的越來越多,林林總總的變化很多,但總的來說,除了風格,就是空間和時間,在“喜事緩辦、白事簡辦、宴會不辦”的規定下,婚禮最好避免人群聚集,也錯開人員流動大的時間段,增加風險和后續麻煩。

          年輕人的婚禮不再流行擺那么多桌宴席,規模上變得小型甚至迷你,一百人左右是最為合適的。疫情后,阿C見到人數最少的婚禮,只有新人和雙方父母,以及兩對伴郎伴娘。

          婚禮的舉辦時間也不再密集出現在周末和節假日,變得更有彈性了,有時非周末的時間,阿C反而比較忙碌。

          以前,阿C也遇到過很多要求盡快舉辦婚禮的客人,接過最趕的單子只有一周的準備時間,像是趕著完成任務?,F在的客人反而表現出可以再等等、再看看的態度,不那么著急了,他們有很多天馬行空的想法,可以精挑細選,慢慢實現。

          結婚的年輕人受制于疫情,但好像也借著疫情的由頭,找到了一個“躲避父母非要大操大辦,去辦一個真正屬于自己的婚禮”的契機。

          這似乎是一個矛盾的驚喜。疫情給新人帶來了不自由,又在另一維度上提供了一定的自由空間。

          由粗放走向精細,由排場走向個性,這種婚禮變化的硬幣兩面,對于從業者來說也是一樣的考驗,不僅是主打私人訂制的策劃服務。

          跟妝師、主持人、攝影師和攝像師,統稱為婚慶行業的四大金剛,在一條龍式的婚慶服務中,前段的銷售簽單是最重要的,婚慶公司的四大金剛只負責領取自己那部分的工資,完成任務就可以了。

          但在婚禮定制的工作室和阿C這樣的獨立策劃師這里,策劃并不負責其余環節,策劃師可以推薦合作過或欣賞的“金剛”,但客人是否選擇都取決于“金剛”自身的風格和能力,客源需要他們自己去爭取。

          而新人對婚禮的要求越來越高,他們對妝造、主持以及攝影攝像的追求也在提升,當阿C說,策劃婚禮的創意部分越發接近于做展,或許對于攝像師來說,婚禮錄像要越發接近于電影感。

          而自立門戶后,阿C也更明顯地感受到一些行業痛點,比如諸多婚禮策劃師都感到頭疼的酒店方。

          雖然二者同為消費的新人服務,但國內的一些酒店不太愿意給第三方或獨立的婚慶策劃提供工作便利。在沒有銳器的情況下,有的酒店方要求工作人員在搬運前先鋪上地毯,再在地毯上鋪一層木板才允許通過,撤場時又要求莫須有的“劃痕、磨損”賠償。

          策劃人為了避免被坑,要分出精力去拍照、錄視頻作證,反復和酒店人員確認沒有過失。

          有的酒店甚至在婚慶還沒進場時,就已經把婚慶方的押金扣完。在各大平臺,不難見到婚慶從業者對酒店物業的吐槽,甚至會有婚慶圈的酒店踩雷避坑指南。

          阿C覺得這不是一個合理的行業現象,彼此之間消耗,不能解決任何問題。

          “入場時酒店方有人守著我們的人員,我們也要安排一個人去守著酒店的人,互相提防著,很耗神?!比绻麤]有這些拉扯,我們雙方服務新人的效率可以更高,行業的發展也會更積極。

          從業婚禮策劃十年,最大的樂趣是創造,但最大的難題也是。對阿C來說,婚禮是一份實現自我的工作,他已經策劃了三四百場婚禮,但對于每一對新人而言,那是他們的唯一一次,他們希望是獨一無二的。

          如何定制這種“獨一無二”,是阿C需要努力具象化的抽象概念。

          “聽他們的故事,從故事中尋找靈感?!卑還是很善于捕捉,當他感覺到一對新人好不容易找到彼此時,他在儀式區設計了兩塊形狀剛好貼合的拼圖形狀;當他遇到喜歡給彼此寫信的新人,會把信件的元素加入婚禮布景中。

          阿C覺得,無論婚禮形式怎么變,婚禮的內核不會變,美的內核也不會變,他婚禮策劃師的角色也是不會變的,就是為新人造夢,為儀式賦予獨特的價值。

          完美婚禮沒有指南,如果說他現在做到了什么,那就是和新人成為朋友,完成一場朋友的婚禮。

          [ 原創聲明:本文為結婚產業觀察轉載;來源: 鹿鳴財經;責編:風曉標;轉載請注明作者姓名和來源。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結婚產業觀察對觀點贊同或支持。 ]關注微信公眾號:結婚產業觀察(wionews),每日推送,干貨互動精彩

          男同桌嗯…啊 摸 湿 内裤看光了

                <listing id="l9nx9"><nobr id="l9nx9"><meter id="l9nx9"></meter></nobr></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