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l9nx9"><nobr id="l9nx9"><meter id="l9nx9"></meter></nobr></listing>

          結婚產業觀察

          兩會上第一個針對攝影的提案!為“弱勢群體”發聲

          李前光呼吁延長攝影版權保護期,提升攝影藝術的地位和影響。

          攝影人都應該知道,正在進行的全國兩會上,終于有人為攝影師這個「弱勢群體」發聲了。

          作為第十三屆全國政協文藝界122名委員中唯一一位攝影家,李前光以個人名義作出了《攝影在法律上“二等公民”地位應予改變》的提案。

          在提案中,他指出現行《著作權法》對攝影家不公平,呼吁延長攝影版權保護期,提升攝影藝術的地位和影響。

          首個針對攝影的兩會提案

          關于延長攝影版權保護期,10年前中國攝影家協會和中國攝影著作權協會就開始呼吁,雖然列入了《著作權法》的修法草案,但根據近來有關人士的不同看法,李前光認為有必要專門和全面地向國家立法部門陳述修法的理由。

          李前光認為,攝影與文字、音樂、美術等一樣,均為獨立文學藝術門類?,F行《著作權法》對文字、音樂和美術等作品的著作權保護期,為作者有生之年加去世后50年,而對攝影作品的保護期僅為創作完成后50年。這是對攝影藝術的曲解,對攝影家是不公平的。在全面依法治國的今天,在《著作權法》修改之際,這種不平等的“二等公民”現象應給予改變。 ——摘自《中國攝影報》

          那么,攝影真的是「二等公民」嗎?這個問題就非常扎心了……

          被邊緣化的藝術

          當我們還在爭論「攝影是藝術嗎」的話題時,在國際上,攝影早已被公認是一門獨立的藝術門類和形式。

          1937年美國紐約現代美術館舉辦「攝影,1839—1937」展覽,標志著攝影作為一門藝術正式被以美術館為代表的主流藝術界所接納。日本在30年前就建立了國立攝影美術館,現在以個人命名的攝影藝術館也有7、8家。但在中國,大眾對攝影的認知,還停留在“攝影就是一張照片,怎么會是藝術品”的階段。

          到現在,國內收藏和展示攝影作品的專業影像館仍屈指可數。

          陳丹青 說:“攝影是美術館一個很重要的器官,但在國內很多美術館里,這個器官缺失了?!?/p>

          每談及此,藝術家榮榮不無感慨:“中國攝影有非常好的原創性,但是中國攝影家沒有‘家’,在我們國立的美術館里,攝影的收藏幾乎是空白的,我覺得這是非常嚴重的缺失?!?/p>

          比起動輒數百上千萬的繪畫作品,攝影作為可以「復制」的藝術,作品的市場價值也存在巨大價格差距。

          攝影,被低估的藝術

          作為本次兩會的提案人,李前光 從1976年起開始攝影報道,曾參與保衛邊防自衛還擊作戰、香港回歸祖國等重大事件報道,作品多次獲國內外大獎,并參與國際國內多項重要攝影藝術活動,為新中國攝影事業做出積極貢獻。

           

          他說:“攝影的歷史性,決定了其未來更具價值。攝影真實、形象地反映客觀世界的功能,是獨特的,不可替代的。隨著時間的流逝,其歷史價值越發珍貴?!?/p>

          他以已出版80多年、用20多種文字多次再版重印、深受讀者歡迎的美國著名記者埃德加·斯諾的圖文著作《紅星照耀中國》為例,該作品的文字內容被單獨使用和被盜用的情況并不多,但其中的攝影作品被單獨使用的次數可以用千百萬來計算?!吧鐣陌l展,科技的進步,攝影越來越簡捷,手機攝影更是唾手可得,但優秀攝影作品的創作永遠不會是簡單的。特別是記錄重大歷史事件的攝影作品,其價值會在未來的時間里越來越凸現,使用率、發表率更高?!?/p>

          戲劇家胡可 攝于2015年 李前光

          李前光強調,攝影不是一種簡單的藝術創作活動。它既是腦力勞動,也是體力勞動,更是一項藝術創造。人們看到的是按下快門的簡單瞬間,但是在它的背后,是專業的學習、文化的積累和歷史的沉淀,瞬間的判斷更是對一個人綜合能力的決定性檢驗,按快門后又是人們所看不到的沖洗、制作和再創作的過程。

          此外,攝影的現場性注定了它要比其他藝術創作付出更多的成本。除了支付價值不菲的器材費用和創作成本外,攝影有時為了獲取一幅作品,甚至需要以生命為代價,這種創作方式和成本在其他藝術門類中極其罕見。

          他結合切身經歷回憶,某集團軍在上世紀80年代保衛邊防的自衛反擊作戰中,多次隨突擊隊在前線戰斗采訪的都是攝影人員,在一年的、規模并不大的邊防作戰中,犧牲的攝影工作者就有2人,負傷3人,而文字記者無一傷亡。

           

          攝影版權保護亟待完善

          改革開放使中國在上世紀80年代進入讀圖時代,尤其是90年代以來中國互聯網時代的開啟,為圖像使用與傳播提供了一個嶄新的巨大平臺,盜版現象也隨之日益突出,對攝影作品的保護和尊重已成為時代之題。

          2001年,32位攝影家聯合起訴經濟日報出版社出版《百年老照片》侵權

          李前光認為,攝影的歷史意義決定了未來更高的價值,而攝影作品著作權保護期比其他藝術短,則是十分不公平的。

          “攝影作品作為一門獨立的藝術門類,應該在《著作權法》中享有與其他藝術門類同樣的保護水平,即作者有生之年加去世后50年的保護?!?/p>

          這也與世界知識產權組織1996年12月制定的《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版權條約》(WCT)中,「各締約國將攝影作品保護期延長至作者有生之年加去世后50年、70年或100年不等」的原則相符。

          2017年,林志穎微博發布PS攝影師朱慶福作品,被起訴索賠110萬元

          2018年,東方IC起訴百度圖片侵權獲賠21萬元

          那么,作為攝影人,你覺得除了延長版權保護期外,現行的法律法規中還有哪些方面需要完善呢?

          [ 原創聲明:本文為結婚產業觀察轉載;來源:國攝天香;責編:風曉標;轉載請注明作者姓名和來源。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結婚產業觀察對觀點贊同或支持。 ]關注微信公眾號:結婚產業觀察(wionews),每日推送,干貨互動精彩多

          相關文章
        1. * 暫無相關文章
        2. 男同桌嗯…啊 摸 湿 内裤看光了

                <listing id="l9nx9"><nobr id="l9nx9"><meter id="l9nx9"></meter></nobr></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