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hlplx"></address>

                  <form id="hlplx"></form>

                  結婚產業觀察

                  央視關注!婚禮行業這一新職業火爆

                  職業伴郎伴娘這個由市場需求催生出來的新職業,目前還處于發展初期,但有業內人士預計年增長會達到25%-30%。

                  (觀看視頻,點擊此鏈接)

                  隨著七夕的臨近,婚慶市場進入了旺季。對大多數新人來說,請自己的朋友來當伴郎伴娘是第一選擇,然而,好友們分隔幾地、時間不湊巧等諸多實際困難,讓新人們發現,想找個合適的伴娘伴郎并不容易,由此,職業伴郎伴娘應運而生。

                  個人接單和入駐公司平臺是兼職伴娘目前找尋工作機會的兩大主要模式,有的伴娘租賃平臺聲稱入駐人數已超10萬人,有些兼職伴娘一場婚禮可以賺到2600元。不過,一些兼職伴娘則表示,接單隨機性高,“全職做不太現實”。

                  知名結婚觀察家鄭榮翔認為,職業伴郎伴娘的服務解決了一些難題,但該行業處于發展初期,準入門檻低,應盡快進一步規范。

                  00后職業伴娘:出租自己40次后,成了伴娘們的老板

                  今年22歲的謝宇科,大學一畢業就成為了一名職業伴娘,從2020年11月起至今,謝宇科已經當了40次伴娘,飛行里程已達14萬公里,足跡遍布國內各大城市。

                  她參加過斥資百萬的豪華中式婚宴、也目睹過騎馬過街的特色民族婚禮,她曾被青梅竹馬許下的莊重誓言所打動,也因一位新娘對她說的一句“我不愛他”而陷入深思。

                  伴娘租賃,一件人生大事中臨時搭建的契約關系,讓謝宇科找到了有趣又可以賺錢的“新職業”。

                  根據國家民政部2018-2020年統計公報,近年來結婚登記人口的平均年齡逐漸走高,30-34歲人口登記結婚的比例明顯增高,由31.04%上漲到38.65%,這充分說明——年輕人晚婚趨勢十分明顯。也就是說,許多人結婚時身邊很難找到未婚且適齡的婚伴。

                  謝宇科抓住了這個機會,還將“婚伴”職業化開成了公司。

                  謝宇科表示,作為中間商,美伴先是通過“新媒體引流獲客”,例如小紅書、微博、抖音等平臺,去吸引那些想做婚伴的人群及有相關需求的備婚人群來到我們這里,再搭建一個婚伴數據庫。當有人有婚伴需求時,我們就會為其“匹配婚伴”,最終達成雙方的合作。

                  這個過程中會收取一定的信息服務費用,目前平臺每一單的盈利在30-40%左右,伴娘每單每人的成交金額基本會控制在400-1000元左右,而因為職業伴郎本身數量少更難找,市場上供小于求,價格也會相應上調約30%,每單的底薪設置在500元左右。

                  目前美伴的整體工作團隊共有100多人,包含了管理層、技術團隊和社群運營助理等等人員,而婚伴團通過從媒體平臺吸納和親友之間相互介紹逐漸壯大了起來,現在儲備人員已經達到5w+,伴娘與伴郎的數量比約為100:1,這些婚伴覆蓋了國內各個省份及地區,目前平臺成交量已達近千次。

                  職業伴娘伴郎悄然興起

                  張華(化名)不久前舉辦婚禮就選擇了租伴娘,完成了一件人生大事。他表示妻子的親友多在外地,疫情防控期間好友不方便走動,且婚嫁年齡偏晚,,身邊單身女性朋友也不多。所以在聽說可以租賃職業伴郎伴娘后,他和妻子欣然決定,租了幾位經驗豐富的伴娘,婚禮得以順利舉行。

                  張華認為,租賃伴娘既能幫助新人辦好婚禮,又解決了不想到處找人的煩惱?!澳贻p一輩會比較容易接受這種服務,以后如果身邊朋友有需要,我會向他們介紹這種服務的?!?/p>

                  有人兼職伴郎伴娘是為了賺零花錢,也有人是為了體驗婚禮和當伴娘的感覺。

                  朱亞麗剛成為兼職伴娘不久,在五月婚禮旺季里,她已經擔任過9次伴娘?!矮@得收入是吸引我的一方面。在婚禮上看到別人的愛情那么美好,我真的會很感動,主持人在臺上說,我就在后面和新娘一起哭?!?/p>

                  (觀看視頻,點擊此鏈接)

                  “坐標××,兼職伴娘500元一天,當天收到紅包會歸還新娘”“性格好、配合度高,可素顏出鏡”“身高××,體重××,年紀××”“不接受婚鬧、不喝酒”……

                  在多個社交媒體平臺、手機App以及二手物品網絡交易平臺,有關兼職伴娘的消息并不少見。隨后記者又在某知識分享平臺輸入“兼職伴娘”關鍵詞,很快也檢索出不少兼職伴娘的相關回答,不少用戶在回答中分享了自己從事兼職伴娘的經驗,同時還有一些人在平臺上找尋兼職伴娘的工作機會。

                  記者在手機應用商店里面還找到了專門承接兼職伴娘伴郎服務的App。其中一款App聲稱專注于幫助單身男女青年進入伴娘伴郎租賃行業。截至今年6月初,該平臺公開數據顯示,已有超過10萬名伴娘伴郎加入。

                  經統計發現,2022年,該平臺一共發布了來自全國各地的近300單的伴娘伴郎需求訂單,服務價格多為300元~400元/天。而具體定位到“廣州”,2020年~2022年,該平臺發布了5個兼職伴娘伴郎的訂單。

                  而在某二手物品網絡交易平臺,記者發現了更多廣州地區找尋兼職伴娘工作機會的信息。這些活躍于廣州的兼職伴娘,她們服務每場婚禮收取的費用在500元~800元/天不等,當中不少人都有過給朋友當伴娘的經歷,少數人有過兼職伴娘工作的經歷。

                  除了個人發布的消息外,在該平臺也能找到以團隊方式承接兼職伴娘工作的帖子。

                  此外,加入微信群是另外一種找尋兼職伴娘工作機會的方式,但進入這些微信群或需繳納一定的費用。

                  記者支付了18.8元的視頻課程費后進入了其中一個兼職伴娘微信群,每天平臺負責人會在群里發布來自全國各地的兼職伴娘需求,如果覺得合適可以報名,之后平臺負責人再把兼職伴娘的簡歷發給新娘,如果雙方都覺得合適,這一單就可以定下來;不過記者也發現,有人表示向一些兼職伴娘群繳納了入群費之后,并沒有接到任何單子。

                  “散戶”接單隨機,平臺派單要抽成

                  隨著兼職伴娘逐漸走進大眾視野,號稱“全職伴娘伴郎”的網絡租賃平臺、社群平臺先后出現,此前一則“22歲女大學生畢業后從事職業伴娘”的新聞也曾沖上社交媒體的熱搜榜,這讓人不禁想問:兼職伴娘真的可以全職化嗎?

                  “全職做不太現實,畢竟你身邊不會經常有婚禮舉行,訂單不穩定。加之,新娘對年齡、生肖等有要求,就算有訂單也不一定能成?!庇羞^5次伴娘經驗的趙瀅(化名)這樣表示。

                  目前兼職伴娘尋找工作機會主要形成了兩大模式:一種是在社交媒體平臺、網絡交易平臺上發布信息,以“散戶”的方式接單,另一種則是加入“職業伴娘伴郎”公司創建的平臺或社群接單。前者接單自由,不過能不能有訂單很隨機、靠“緣分”;后者背靠公司,有的需要繳納一定會員費用,對每單訂單平臺也會抽成。

                  在某伴娘租賃平臺,記者發現低級別會員費幾十元,高級別會員費可達300多元,會員等級越高,平臺越優先派單,抽取的服務費也越低。

                  廣東省婚慶行業協會秘書長林雪在婚慶行業工作十多年。她表示就目前來說,兼職伴郎伴娘還是一個新鮮事物?!按蟛糠中氯诉x擇伴郎伴娘時都會很謹慎,基本上是選擇自己最好的朋友、同學等,因為只有和新人有十足默契和高度信任,伴郎伴娘才能在婚禮中為新人分憂?!?/p>

                  在她看來,兼職伴娘很難全職化,“兼職伴娘嚴格說來可以劃歸到婚慶服務之內,婚慶行業有其特殊性,大部分人一生只會舉行一次婚禮,所以它的市場應該不大?!?/strong>

                  記者隨后電話咨詢了廣州市多家婚慶公司,工作人員均表示,目前公司沒有兼職伴娘業務,如果新人需要,可以幫忙協調租伴娘。

                  作為兼職伴娘行業的創業者之一,謝宇科表示未來想將公司業務拓展到更多方面?!凹热挥羞@么多的年輕人愿意分享兼職故事,打造一個‘社交+兼職+標準化服務’為一體的伴娘網絡平臺是我們的未來規劃?!?/p>

                  年增長預計達30%,行業規范待完善

                  (觀看視頻,點擊此鏈接)

                  隨著婚慶市場上職業伴娘伴郎的需求增加,專業的租賃公司也出現了,也讓這門新興行業慢慢走向規?;鸵幏痘?。

                  伴娘伴郎服務機構創始人尹元輯表示:我們第一個月只有幾千人注冊婚禮伴郎伴娘,第二個月不到一萬人,目前來說是指數級的增量增長,已經達到了5萬人左右。

                  職業伴娘伴郎市場的火爆,帶動注冊會員人數迅速增加。在提供服務前,企業會和雙方簽訂相關協議。

                  廣東啟源律師事務所律師、廣州市總工會律師團律師楊滿玉認為,隨著時代、社會的發展,人的需求越發呈現多樣化,“有租借伴郎伴娘的需求,自然會有提供服務的市場,那么有市場就應該規范?!?/p>

                  楊滿玉建議,各方在租借伴郎伴娘前,應及時簽訂協議,明確雙方的權利和義務,寫明提供服務的報酬以及對突發事件的處理方案,最大程度上規避風險,如果雙方是通過像職業伴娘團這樣的第三方建立的合作關系,那么協議可由第三方提供。此外,租賃雙方與平臺應該秉持誠實信用的原則,真誠為辦好婚禮而出力,拒絕勸酒、婚鬧等不文明的風俗。

                  婚慶行業專家表示,職業伴郎伴娘,這個由市場需求催生出來的新職業,目前還處于發展初期,存在準入門檻低、服務標準不統一、缺少執業規范等問題,亟待進一步完善。

                  中國傳統文化促進會婚慶發展委員會會長 曹仲華認為,職業伴娘伴郎的服務預計年增長會達到25%-30%。這個市場是一種跨地域的發展,應該去建立一個全國性的規范服務標準,讓大家有依據,能夠規范操作,促進伴娘伴郎的服務健康發展。

                  [ 原創聲明:本文為結婚產業觀察整理;來源:央視財經、廣州日報;責編:風曉標;轉載請注明作者姓名和來源。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結婚產業觀察對觀點贊同或支持。 ]
                  關注微信公眾號:結婚產業觀察(wionews),每日推送,干貨互動精彩多

                  相關文章
                1. * 暫無相關文章
                2. 两个人免费完整高清视频在线观看,二婚女见面就做,光腿神器外面套袜子

                      <address id="hlplx"></address>

                                  <form id="hlplx"></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