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l9nx9"><nobr id="l9nx9"><meter id="l9nx9"></meter></nobr></listing>

          結婚產業觀察

          喜來登酒店,啟動婚禮堂改造!

          “星級酒店婚禮堂設計會有些不同,也多一些限制,適當的空間留白與實用性考慮都很重要!”

          此前,設計師阿誠在微博上更新了一則動態:

          喜來登宴會廳也要改造成婚禮堂?嗯,我們已經按要求設計完了,城市暫且保密。

          當然,星級酒店婚禮堂設計會有些不同,也多一些限制,總之不能只是怎么好看怎么滿怎么neng~

          適當的空間留白與實用性考慮都很重要。

          阿誠是國內資深宴會設計師,被譽為“宴會空間魔術手”。《結婚產業觀察》在了解到上面的消息后,第一時間采訪了阿誠老師。

          東肆婚禮美學創始人 阿誠

          婚禮堂的概念被玩兒懵了

          近幾年,全國各地的酒店都在裝婚禮堂,酒店+婚禮堂似乎已經成為一種趨勢。而疫情之后,婚禮堂的話題會再次被提起,甚至有人提出婚禮堂是行業發展的出路。

          在阿誠看來,現在的婚禮堂業態很中國特色,有點“雜”。

          設計師不會像婚企操盤手一樣,樂于為行業階段定義,但作為對甲方負責且有“操守”的婚禮堂場景產品設計師,阿誠表示:“婚禮堂這個概念,被我們玩兒懵了?!?/span>

          國內現今多數的所謂婚禮堂,其實是社會酒店宴會廳疊加婚禮場景固裝,本質上是場地方用布置規模,去和新人的個性訴求做交換,我更偏向稱之為“固定裝飾改造”。

          對照相對成熟的日韓婚禮堂業態,國內目前還沒有把改造與婚禮堂定義區分開,也沒有把一站式的業態成熟落地?;槎Y堂在大陸會進一步local化走向成熟。

          有趣的是,在這個行業每位有話語權的“老師”,可能都會在其定義的過程中產生微妙的影響。

          阿誠告訴《結婚產業觀察》:“國內婚禮堂風潮剛剛開始的時候,東肆就陸續接到設計邀請。最初我們也僅僅以為,婚禮堂對高星酒店都算不上只灰犀牛,自然婚禮堂當時也沒有成為我們和高星酒店之間的談資?!?/p>

          隨著婚禮堂旱地拔蔥,一些婚禮堂鋪開地區的高星酒店有所警覺,相熟的高星酒店開始時不時和我們探討產品區別。當然,現在大家尚不能確定,酒店下一步婚禮堂與高星酒店間是否會發生激烈反應。

          喜來登酒店宴會廳的改造,意味著婚禮堂與高星酒店不再是“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的關系,也不僅僅是共飲一瓢水,它們也可能是組合態。

          也就是說,高星酒店不是沒有可能改造成固裝婚禮堂。

          婚禮堂改造項目的背后

          提及喜來登酒店的婚禮堂改造項目,阿誠表示:項目的溝通非常順暢,由于千尋團隊前期對酒店的訴求搜集準確到位,以及東肆前期也做足了的空間原有基礎分析與目標新人群體分析,方案基本都是一版定稿。

          喜來登酒店的提案會,給阿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從總經理到銷售總監再到工程部小哥等,相關部門人員都有參加,從各自的角度分析,改造后的空間產品、場地原有基礎改造與下次產品迭代,可能產生的空間復原工程量?!?/p>

          好在婚禮堂整體空間設計的思路,最大可能規避了酒店可能產生的憂慮,同時控制住對目標新人群體期望的風格與隆重程度上的影響。

          用感性尋找靈感,用理性形成方案

          通常來講,設計視角與設計結果是正比關系,視角越大結果越大。從事婚禮行業十年的阿誠,已經卸下了設計技巧的包袱,不再過份在意哪一次作品有搶鏡與自嗨的氣質。

          出于個人感情,阿誠更偏愛為有故事的戀人定制專屬的婚禮空間,享受他們在自己設計的空間里,宣讀誓言、可能會感動流淚的聲畫感。

          他在接受《結婚產業觀察》采訪時表示:“現在的我更期望設計能打動我自己,然而設計結果,無論如何都是不能直接打動設計師的?!?/p>

          在這樣的情況下,阿誠在設計時會習慣性地換位思考,把自己想象成設計的體驗者,站在訴求方的視角去看去感受?!斑@樣的設計才最能打動他們,而他們的反應會打動筑夢設計的我自己?!?/strong>

          然而婚禮行業終究也是市場導向,設計師現在應該做的是用感性尋找靈感,用理性將靈感形成方案,順著市場趨勢提供最大價值的設計。

          行業“大忽悠時代”將成過去式

          婚禮行業未來會有怎樣的發展?阿誠從場景設計趨勢上,做出了幾個點的預判:

          一、在高定層面,鮮切花會華麗回歸,最起碼占領看得見又摸得到的場景位置,畢竟那就不該是仿真花綻放的地方,材料時間短暫是花藝高附加值的基礎;

          二、場景燈光設計技術普遍化,手藝從少數人手里流出到多數人?;谑袌鲂枰?,不專業的燈光團隊技術必須上一個臺階;

          三、婚禮設計規范化,其中包括主案設計、效果圖、施工圖、擺場流程。

          哪怕經營10年+的團隊也都沒有規范任何一項,有的甚至是與東肆設計合作后,才第一次見到比較規范的圖紙。

          婚禮設計怎么可能長期等于一張手繪圖呢?

          阿誠說道:“作為婚禮空間設計師,最起碼得能看的明白我上面一條說的是什么,并且至少有一項可以熟練操作,就是你要真的專業?!?/p>

          婚禮行業的“大忽悠”時代即將過去。技藝的前提是要有技術,然后再談能不能上升到手藝,甚至藝術的問題。

          [ 原創聲明:本文為結婚產業觀察原創;責編:風曉標;轉載請注明作者姓名和來源。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結婚產業觀察對觀點贊同或支持。 ]關注微信公眾號:結婚產業觀察(wionews),每日推送,干貨互動精彩多
          男同桌嗯…啊 摸 湿 内裤看光了

                <listing id="l9nx9"><nobr id="l9nx9"><meter id="l9nx9"></meter></nobr></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