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l9nx9"><nobr id="l9nx9"><meter id="l9nx9"></meter></nobr></listing>

          結婚產業觀察

          年輕人婚戀觀:超7成未婚受訪者愿簡辦婚禮!

          調查顯示,超六成受訪者希望能舉辦婚禮,七成半未婚受訪者愿意從簡辦婚禮,近四成人可以接受裸婚。

          近年來,我國相繼出臺多項推進婚俗改革的政策措施,遏制大操大辦、人情攀比、天價彩禮、惡俗婚鬧等不正之風。健康文明的婚俗不僅體現了民族文化的風采,也關系著家庭與社會的和諧。

          目前年輕人結婚青睞怎樣的形式?他們婚俗觀念如何,又怎么看待傳統婚俗?南都民調中心于11月上旬開展相關調查,深入了解年輕人的家鄉婚俗以及對結婚形式與習俗的看法偏好,并于近日發布《年輕人婚俗文化與婚俗觀調查報告》。

          報告顯示:婚俗方面,超半數人了解家鄉當地的婚俗文化,納采(提親)、納征(彩禮)等是大家最為熟知的婚俗習慣;彩禮方面,近半數受訪者表示家鄉當地彩禮低于10萬,四成人認為彩禮費用合理,受訪者認為彩禮應“量力而行,心意比金額重要”;超四成受訪者可以接受裸婚,男性接受度高于女性;過半數受訪者贊同兩頭婚,認為解決獨生子女結合帶來的養老問題;婚禮方面,超六成受訪者希望能舉辦婚禮,近四成人可以接受裸婚;對于份子錢,超四成人認為是“禮尚往來”,另有四成認為“可有可無”;婚俗改革方面,近九成受訪者贊成婚俗改革,超五成受訪者反感婚鬧,七成半未婚受訪者愿意從簡辦婚禮。

          婚禮態度:七成受訪者認為應該舉辦婚禮,男性認為婚禮必不可少的比例更高

          在傳統婚俗中,婚禮是必不可少的儀式。隨著時代發展,年輕人對于婚禮的態度是否發生變化?

          調查顯示,超六成受訪者希望能舉辦婚禮,認為婚禮必不可少者為34.91%,認為應盡量舉辦者占36.48%。此外,21.14%的受訪者對舉辦婚禮持無所謂的態度,7.47%的受訪者對舉辦婚禮持消極的態度。

          從不同性別來看,男性認為舉辦婚禮必不可少的比例高于女性,達41.52%,而女性對婚禮持消極態度的比例更高,為9.88%。

          受訪者希望舉辦婚禮的原因主要是出于儀式感和紀念意義,其次是具有昭告親友、分享喜悅的意義,占比分別為67.16%和66.74%;其他頗為受訪者認同的意義還包括身份認可和轉變、對伴侶的尊重和重視以及人生中重要的里程碑。

          而認為沒必要舉辦婚禮的受訪者則認為費時/費錢/費力,其次是認為舉辦婚禮太過于形式化,占比分別為76.67%和65.56%。

          同時,也有超五成的受訪者認為結婚更多的是兩人互相承諾以及自身不喜歡人多喧鬧,因而不愿舉行婚禮,符合現代社會青年群體追求個人空間與舒適社交距離的心理。

          80后受訪者馮先生認為婚禮不是必要的,看未來對象的需求。但是如果要舉辦婚禮,他覺得不能隨便,“還是需要點儀式感,給雙方留下美好的回憶。隨隨便便的話,還不如不搞?!?/p>

          已婚的70后蒙女士則告訴研究員,她和先生當時剛在廣州買了房子,要還房貸,所以兩人決定旅行結婚,省去了擺喜酒的錢,“其實我倆都不想辦(婚禮),就兩家人吃了個飯,不一定要婚禮的儀式感?!?/p>

          而90后受訪者王女士告訴研究員,她不喜歡傳統的婚禮,認為操辦婚禮太麻煩,請一大堆不熟悉的親戚沒什么意義,她更傾向于請一些熟悉的好友搞一個小型的派對。

          而在婚禮花銷方面,本次問卷調查分別針對已婚與未婚兩類群體詢問婚禮花銷與婚禮預算。

          數據顯示,已婚受訪者中,婚禮花銷在5萬-10萬元的比例更高,占37.5%,其次是5萬元以內,占27.02%。

          已婚受訪者舉辦婚禮的資金來源主要是父母支持,54.84%的受訪者是自己承擔,47.98%的受訪者表示由伴侶負責承擔。其中,男性表示自己承擔費用的比例更高,為58.33%,女性表示伴侶承擔費用的比例更高,為50.00%。

          而未婚受訪者中,未來結婚預算為5萬-10萬元的占比同樣最高,為31.59%,排在第二位的婚禮預算則與已婚受訪者不同,為10萬-20萬元,占27.81%。

          提及未來舉辦婚禮資金來源時,超七成受訪者認為應該靠自己,超六成受訪者選擇依靠伴侶,不到六成受訪者選擇依靠父母支持。從不同性別來看,女性選擇依靠伴侶的比例更高,為73.26%,而男性選擇依靠父母的比例更高,為62.5%。

          婚宴份子錢:過半受訪者婚宴份子錢在500元以內,越年輕者越認為份子錢“可有可無”

          參加婚禮時免不了討論婚宴份子錢。調查中,超九成受訪者表示當地參加婚禮需要隨份子錢,53.79%的受訪者表示份子錢不會返還,39.13%的受訪者表示份子錢會在婚禮后會返還,另有少數受訪者表示不需要隨份子錢。

          問及份子錢金額,50.05%的受訪者表示當地的份子錢為200-500元,29.84%為500-1000元,10.47%為200元以下,也有9.63%的受訪者表示當地份子錢超過1000元。

          對于婚宴份子錢,46.21%的受訪者持中立立場,認為“可有可無,心意為重”,46.12%的人表示贊同,認為“禮尚往來,體現情誼”,僅7.37%的人持反對態度,認為“增加負擔,形成攀比”。

          交互分析發現,年齡越小的受訪者越認為婚宴份子錢“可有可無”,24歲以下的受訪者中,五成左右表示中立,而年齡越大越贊同份子錢,35歲以上的受訪者贊同份子錢的比例在六成左右。

          受調查地點影響,本次調查近四成受訪者為廣東人,據受訪者表示,廣東當地婚宴份子錢通常不高,廣州、佛山等地還有返還婚宴份子錢的習俗。

          居住在廣州的劉女士向研究員透露,“廣州這邊給婚宴隨禮多數是200-300元,而且多數會返還的。禮金視家庭情況而定,主要是取個好意頭?!眲⑴空J為禮金和份子錢的金額多少不重要,心意到了即可。

          而同樣是居住在廣州的00后周女士則表示,“份子錢一般是按照關系遠近親疏給的,近親的份子錢一般是在2000~5000元不等”。

          婚鬧態度:超五成受訪者反感婚鬧,兩成可接受無傷大雅的小玩笑

          調查中,超過兩成受訪者表示當地婚禮迎親時通常會有討開門利是或玩體能智力小游戲的環節。有趣的迎親小游戲本是為了增加婚禮趣味性、營造歡樂氛圍,但一些打著為婚禮助興旗號的低俗婚鬧不時見諸報道。

          對于婚鬧現象,超過九成的受訪者表示有聽說過,其中14.55%的受訪者表示親身經歷過,29.6%的受訪者表示親眼看見過,僅有4.82%的受訪者表示沒聽說過。

          提及對于婚鬧現象的看法時,超五成受訪者表示非常反感,認為婚禮應見證幸福,不應成鬧??;也有23.86%的受訪者贊同入鄉隨俗,圖個樂子,沒有什么大不了;其余23.35%的受訪者則反對低俗婚鬧,可接受無傷大雅的小玩笑。

          交互發現,雖然總體上反感婚鬧的比例較高,但教育程度越高,反對婚鬧現象的比例就越大,初中及以下學歷的受訪者反感婚鬧的比例為44.83%,碩士及以上學歷的受訪者反感婚鬧的比例達60.87%。

          對于婚鬧,受訪者馮先生告訴研究員,他完全不能接受婚鬧,“婚姻應該是美好的,婚鬧太失禮太破壞氛圍了?!?/p>

          另一位80后受訪者管先生則表示,“小打小鬧的玩笑可以接受,但對低俗婚鬧還是會感到反感,“像在廣州,通常新郎去接新娘時都會玩些智力小游戲,做幾個俯臥撐,派開門利是等,這些都可以接受?!?/p>

          裸婚與兩頭婚:新型婚姻模式逐漸被認同,但不是主流

          從前文可以看出,婚禮在年輕一代婚姻中的重要性有所削弱,不辦婚禮、無需房子、沒有彩禮的“裸婚”逐漸走入大眾視野。

          調查中,37.27%的受訪者表示可以接受裸婚(不買房、不買車、不買鉆戒、不辦婚禮、不度蜜月,直接登記結婚的形式);27.24%認為可以接受半裸婚(僅不辦婚禮),其他量力而行;25.57%表示不接受裸婚,認為沒有物質的愛情缺乏保障;其余受訪者則表示因對象而異。

          從不同性別來看,男性接受裸婚的比例更高,為47.70%;女性更認同“沒有物質的愛情缺乏保障”,不接受裸婚的比例為31.40%。與此同時,女性認為可以接受半裸婚或因對象而異的比例高于男性。

          來自湖南的唐女士表示,“雖然物質不是最重要的,但不能完全沒有物質。我不太能接受裸婚,感覺對方沒有為此付出太多”。

          而現居廣州的楊女士同樣表示不太能接受裸婚,但如果對方有合理原因的話可以考慮接受的,如果對方有經濟能力卻選擇裸婚,她會覺得很膈應,沒有儀式感讓她覺得不被重視。

          而隨著獨生子女步入婚齡,近年來江浙一帶悄然興起一種新的婚姻形式——兩頭婚。既不是男娶女嫁,也不屬于招男入贅,小夫妻彼此對等、雙方父母家兩頭走,且通常會生育兩個小孩,分別隨父母姓。

          調查中,超六成的受訪者表示對兩頭婚有所了解,其中近四成的受訪者表示身邊也有這樣的例子。

          提及對兩頭婚的看法,超半數受訪者表示贊同,53.11%的受訪者認為體現了男女相互尊重、地位對等,51.41%的受訪者認為有利于解決獨生子女結合帶來的養老問題。也有33.22%的受訪者對兩頭婚持中立態度,擔心不被社會主流意識認可;此外,近兩成受訪者覺得兩頭婚淡化家庭觀念,不利于婚姻長久,以及不符合約定俗成的男婚女嫁規矩。

          交互分析發現,生活在農村以及小城鎮的受訪者更在乎他人眼光,擔心兩頭婚不被社會主流意識認可;而生活在北上廣深的受訪者更贊同兩頭婚有利于解決獨生子女結合帶來的養老問題。

          現居廣州的楊女士則表示,她不僅了解過兩頭婚,身邊也有兩頭婚的例子,她認為兩頭婚這是一種很好的方式,“不需要妻子去夫家的家里住,夫妻可以各回各家,雙方都可以顧及到兩邊的父母,解決獨生子女贍養問題”。

          彩禮嫁妝:四成已婚受訪者彩禮低于5萬元,過半受訪者認同心意比金錢重要

          近年來天價彩禮問題備受詬病。那么,受訪者家鄉當地的彩禮通常是多少錢?

          調查顯示,28.12%的受訪者家鄉當地的彩禮費為5萬-10萬元,23.6%為10萬-20萬元,20.84%為5萬元以下,11.31%為20萬元以上。

          而調查中已婚的受訪者結婚時實際的彩禮顯著低于上述的標準,40.54%的已婚受訪者結婚時彩禮低于5萬元,28.83%為5萬-10萬元,20.27%為10萬元以上,還有8.11%的受訪者表示沒有彩禮。

          進一步問及彩禮費用是否合理時,60.97%的受訪者認為家鄉當地的彩禮費用合理,27.63%認為一般,11.41%認為不合理。

          從不同彩禮金額來看,當地彩禮為2萬元以下的情況下,超八成受訪者認為彩禮合理;而彩禮為2萬-10萬時,六成半左右的受訪者認為合理;當彩禮金額超過20萬時,僅四成受訪者認為合理。

          與此同時,彩禮在10萬元以下時,不同性別受訪者認為彩禮費用合理的比例差異不大;當彩禮為10萬-20萬時,女性認為彩禮合理的比例較男性高出7.63%;而彩禮高于20萬的情況下,女性認為彩禮合理的比例較男性高出12.17%。

          總的來說,提及對彩禮的態度,超五成受訪者認為應“量力而行,心意比金額重要”,超兩成受訪者認為應“因地制宜,看情況給”。

          受訪者劉先生1986年出生于潮汕農村,他說老家比較傳統,彩禮基本要8萬、10萬。他覺得彩禮是筆很大的負擔,比較反對彩禮,對傳統婚俗也沒什么認同感。劉先生覺得還是兩人自由戀愛結婚比較好,感情到位了,裸婚也可以接受。

          90后王女士是東莞人,她表示當地的彩禮一般是3萬-5萬元為主。王女士認為彩禮還是很有必要的,表示對女方的重視,“現代人了,幾萬都不拿太沒誠意了”,而且給的彩禮女方多半會拿來補貼小家,并不算給對方太大壓力。

          除了彩禮之外,通常新娘也會有一定的陪嫁。調查結果來看,61.95%的受訪者表示當地結婚時新娘通常會陪嫁金銀首飾,近半數新娘結婚時會陪嫁床品、生活用品以及家具電器,現金作為陪嫁的則占46.12%。

          來自湖南的唐女士表示,在她的家鄉會有金銀首飾、現金作為給女方的嫁妝。小唐說,無論是彩禮還是嫁妝,都是女方受重視的體現。

          婚俗改革:近九成受訪者支持婚俗改革,七成半未婚受訪者考慮婚禮從簡

          今年5月,民政部印發《關于開展婚俗改革試點工作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整治天價彩禮、鋪張浪費、低俗婚鬧、隨禮攀比等不正之風。在今年7月公布的《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優化生育政策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決定》中,再次強調要破除高價彩禮等陳規陋習,構建新型婚育文化。

          對婚俗改革,近九成受訪者表示贊成,僅2.75%的受訪者不贊成。對于選擇一般或者不贊成的受訪者,他們的主要顧慮是傳統思想根深蒂固、難改變,其次便是缺乏完善的法律法規與有效監管、難落實,占比分別為66.19%和43.17%,與此同時,也有37.41%的受訪者擔心失去了傳統婚俗的意義和傳承。

          問及自己是否愿意從簡辦婚禮,未婚受訪者中有75.07%的人表示接受從簡舉辦,17.49%的人不愿意從簡舉辦,認為應有儀式感。

          交互分析發現,生活在北上廣深或省會城市的受訪者,以及碩士及以上學歷的受訪者愿意從簡舉辦婚禮的比重最高。

          婚俗知曉度:超六成受訪者了解婚俗文化,納采納征廣為人知

          受訪者對家鄉當地的婚俗文化是否了解?

          調查顯示,超六成受訪者對家鄉婚俗有所了解。已婚或戀愛中的受訪者了解婚俗的比例更高,分別為79.28%、70.85%,而未婚單身者該比例為54.99%。

          傳統的婚俗文化習俗包含“三書六禮”,其中“六禮”是指由求婚至完婚的整個結婚過程,即納采、問名、納吉、納征、請期、親迎六個禮法。

          受訪者家鄉有哪些婚俗?調查中,表示家鄉有納采(男方向女方求婚提親)、納征(男方送聘禮/彩禮到女方)習俗的受訪者均超過五成;此外,表示有問名(了解女方情況及生辰八字等)、納吉(批八字)、請期(確定婚期)及親迎(婚禮當天男方親自去迎新娘)的比例均超過四成。在已婚受訪者中,知道家鄉當地有上述婚俗的比例均超過五成,可見,不少人結婚時會遵循傳統婚俗。

          此外,超三成受訪者表示有回門(婚后新婦攜丈夫回娘家)的習俗,超兩成受訪者表示有撐紅傘/穿紅鞋、拜天地、親迎時討開門紅包或玩體能智力測試等習俗。

          來自湖南衡陽的90后劉女士表示,在她的家鄉,結婚時一般由男方向女方提親,送彩禮到女方家中,而女方家屬會將大部分彩禮以現金或嫁妝的形式給女兒;接著男方需要請女方家屬吃飯,在吃飯的過程中確定婚期;在結婚當天,由男方到女方家中迎親,男方接到新娘后要將其抱到婚車上,再抱到家中,其間新娘的腳不能落地。

          居住在廣州的楊女士則表示,廣州當地基本都有納采、問名、納吉、請期、親迎等婚俗習慣?!耙话銉扇艘Y婚的話,都會算一下雙方的生辰八字、生肖是否匹配,當時我跟先生都有做這些,不過都是家里長輩安排的,我們也不會拒絕,可以當作參考?!?/p>

          結 語

          從本次調查結果來看,受訪者對于傳統婚俗有一定了解,愿意傳承其有美好寓意的部分;而對彩禮、嫁妝、隨禮、婚鬧等,受訪者多數持理性態度,認為應量力而行,既保持一定儀式感,也不為彼此帶來太大負擔。

          說起促進婚俗改革的措施,超七成受訪者贊同基層加強宣傳引導,倡導文明簡約婚禮,超六成受訪者贊同各地方政府明確高價彩禮/禮金/酒席等費用標準與從小宣傳教育、傳承良好家風家教。

          00后黃女士認為“婚俗改革實際是觀念改革,是跟傳統習俗的對抗,針對不同人群效果會不太一樣,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她對于婚俗改革的建議則是“從小教育,從根本上改變觀念”。同樣,現居廣州的吳女士認為婚俗改革最大的阻礙是老一輩人的舊思想,她認為多加宣傳,“總會隨著時間推移而移風易俗”。

          調查概述

          南都民調中心于2021年11月1日至11月7日開展本項調查,通過網絡推送和實地攔截訪問,采集1017份問卷。其中男性受訪者占49.26%,女性受訪者占50.74%;從年齡段來看,91.35%的受訪者集中在18-34歲;78.08%的受訪者談過至少1次戀愛,其中,談過一次戀愛的占24.09%,談過2次戀愛的占30.78%,談過3次戀愛的占23.21%;從受訪者的婚戀狀況來看,46.31%的受訪者未婚單身,2.56%離異單身,29.01%正在戀愛中,21.83%已婚;從學歷狀況來看,75.32%的受訪者學歷集中在大專和本科;從月收入來看,每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的受訪者占27.34%,月收入在5001-10000元的受訪者占37.36%,月收入在10001-20000元的受訪者占27.24%,此外,還有8.06%的受訪者月收入在20000元以上。從居住地來看,42.38%的受訪者生活在北上廣深,23.70%的受訪者居住在地級市,19.57%的受訪者居住在其他省會直轄市。此外,來自廣東的受訪者占比較高,為38.25%,其次是安徽、北京、重慶、福建等,占比均超過5%。

          [ 原創聲明:本文為結婚產業觀察轉載;來源:南方都市報;責編:風曉標;轉載請注明作者姓名和來源。文章內容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結婚產業觀察對觀點贊同或支持。 ]
          關注微信公眾號:結婚產業觀察(wionews),每日推送,干貨互動精彩多
          男同桌嗯…啊 摸 湿 内裤看光了

                <listing id="l9nx9"><nobr id="l9nx9"><meter id="l9nx9"></meter></nobr></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