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M曼生活 >Bluford Putnam 贸易紧张升温 全球格局变化

Bluford Putnam 贸易紧张升温 全球格局变化

Bluford Putnam 贸易紧张升温 全球格局变化

上一篇文章提到,世界各地正发生引起贸易紧张的事件。考虑全球贸易谈判选择的路向有何影响时,需要兼顾很多複杂的因素。虽然部分政客希望通过双边视点看待贸易问题,即只关注两国之间的净货物贸易,但现代贸易模式高度相连,涉及货物、服务和大宗商品贸易,对贸易活动如何获得融资以及资本如何在各国之间流动都有直接和间接影响。在本文中,我们将分析贸易紧张局势升温所造成的经济影响。

2017年的全球经济增速较2016年有长足的进步,2018年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速或超过4%的水平。经济增长加速意味基本上所有的地区和国家都处于经济上行阶段,并有所获益。2015至2016年间,巴西及俄罗斯经济发展落后,前者因为政治原因,后者则因为油价下跌。两个国家经济现已重拾增长的趋势。美国、欧洲和日本等成熟工业化国家的经济亦以较快的速度逐步增长。

全球经济面对中国风险

中国是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风险之一,但中国政府成功缓冲人口老化对社会的冲击,并专注于转变国内增长模式。债务水平对中国来说是个令人担忧的问题。由于中国的债务属内部而非外债,而且亦非以其他货币计算,因此,中国可能有办法应对挑战。总而言之,2018至2019年中国增长的温和放缓预计不会拖慢全球经济整体增长速度。

全球经济增长所面临的一个较大风险便是日益紧张的贸易关係。如果关税战正式开始,经济增长或会减慢。

报复行为损及经济

随着美国单方面对部分产品徵收关税,其中的一个重大问题在于,其他国家会採取什幺报复行为。然而,令人担忧的是当前贸易协定会否瓦解,例如英国会否「硬」脱欧。如果英国脱欧谈判的进展不顺,贸易问题对市场的影响将会更大,而且,如果唇枪舌剑的火药味更浓,股市将会颇为动荡。

报复问题往往与受害方有关。例如,美国政府考虑后认为,徵收关税将为钢铁和铝业带来可观的切实收益,而钢铁和铝材的使用企业(啤酒、汽水公司、飞机製造商、油气钻探公司)所遭受的痛苦将由众多同业共同承担,企业因而不会轻易怪罪新徵收的关税。他们认为,如果关税提高对一个啤酒罐的影响不到一美仙,没有人会注意。现实在于,受影响的公司将在其利润和股价中反映所受之苦,他们亦在开展新投资或创造职位上面对困难。由此看来,政治和经济之间出现了脱节,政治上无法反映企业为抵消经济损失所承受的痛苦,但股市、劳动力市场和经济均受到波及。

实现多元化进口来源

仅仅是北美自由贸易协定消失或英国「硬」脱欧的可能性,已导致贸易模式发生了轻微变化。墨西哥已开始从巴西进口更多玉米。墨西哥将认真审视能源管理方式,以减少对美国天然气的依赖。对墨西哥来说,美国还是牛只及牛肉产品的出口大国,但美国很快面临来自其他国家的竞争。墨西哥亦有可能对牛只及牛肉产品的进口徵收报复性关税。

部分金融公司已停止在伦敦招聘,并开始计划在欧盟扩张业务。日本公司一直以来明白对于中国生产设施的依赖性风险,而且在多年前便採取「中国+1」策略,以确保日本公司在中国之外亦拥有供应链。

为利用新跨太平洋伙伴关係全面及进步协定(CPTPP)的优势,美国跨国公司或须在11国集团中的某一国家设立实体生产和服务支援设施,否则将无法按具竞争力的条款进入该等市场。

中国作为全球大国崛起

在美国拱手相让自己在自由贸易及其他多边事务的领导地位之后,其中一个重要的全球性影响在于,这政策性转变让中国以远超想像的速度扩大其影响力,并日渐获得长久以来所渴望在全球事务中的领导地位。中国通常是各国数一数二的贸易伙伴。对于太平洋地区的所有小国来说,自身经济都具上述提到的中国风险。此外,在生产自身经济的基本商品时,中国都会尝试施加影响。中国作为经济大国,最终会成为世界舞台的主角,同时亦将颠覆太平洋地区各国的格局,并改变其管理自身与中国贸易关係的方式。

所有的贸易活动都由资本拨付。但贸易流不一定能够带来资金流,反之亦然。正(负)净资本流将抵消货物和服务负(正)差额并不存在因果关係。

不应对贸易赤字作价值判断

以中美贸易为例,美国从中国进口大量消费品,比较在美国国内生产,美国消费者获得价格更低的商品,而中国则购买美国的国债。在整个交易过程中(以实物换取纸上资产),双方都是本着自愿的原则。如果美国转而实行贸易保护主义,导致美国国库券的吸引力下降(随着美国经济和贸易政策风险上升,这个情况或会发生),美国国库券孳息率则会上升,同时,联邦政府发行新债券的利息支出也将增加。

大国製造贸易盈余的最简单方法是让经济步入衰退,但我们不建议此方法。经济增长对进口需求有推动作用。经济增长归零,进口需求就会下泻。儘管推断或不正确,但如果其他因素不变,陷入衰退的国家仍出口产品,其进口则会大幅下滑。如果某个国家的经济表现超出世界其他国家,其对进口的需求将大于面向其他国家的出口。我们只试图强调,人们不应对贸易赤字或盈余进行价值判断。如果一个国家能够保持经济增长,资金流──贸易和资本──自然会水到渠成。

(二之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