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M曼生活 >BillboardHot!眷村少年的西洋音乐热

BillboardHot!眷村少年的西洋音乐热

童年时候,美国BillboardHot畅销热门歌曲在台湾风靡一时,眷村年轻人跟着流行哼唱,不唱英文歌的我也耳熟能详。

光大一村潘伯伯家是最早买唱机,潘家兄弟姊妹也非常好客,常邀邻居孩子一起听西洋歌曲。我唸国小前,就曾随大姊、大哥前往潘家凑热闹,还看大家在跳扭扭舞。

后来,老爸买了小唱机,除了听日本歌曲,大哥、大姊也定期买BillboardHot畅销歌曲专辑,经常不断播放。每一首美好旋律有如魔音传脑,我不会唱也能哼了。

BillboardHot!眷村少年的西洋音乐热

到了我国中时代,小唱机提升层次为音响,开始听中广FM节目,尤其陶晓清主持「热门音乐」介绍美国当週、当月排行榜,搭配唱片公司宣传推销,每个名歌手都成了台湾年轻人偶像,我也都认得人,叫得出名字。

有一段时期,每週日上午,家里客厅音响就是放很大声的热门音乐,有抒情、快感、激动吶喊的,听得很过瘾。但我对歌词仍无研究,偶而翻出资料看看内容,知道在唱什幺,但从未认真学过。

高一因学弹吉他,终于练唱几首抒情西洋歌曲,却也很少机会献丑。对每年BillboardHot热门音乐Top10揭晓,还是很关心,成为经典名曲者,迄今我仍一听就会哼,显然水準还不错。

1975年6月,留美学生杨弦将余光中九首诗作谱成歌,在台北举行发表会,正式开启校园民歌风潮。我和几个同学也跟着流行,经常听广播节目或唱片,几乎每一首都能哼唱。

妹妹也是从小跟着听西洋热门歌曲,某週日上午,我们听中广「热门音乐」,比赛看谁一播出曲子先猜出歌名?两人互有输赢,连二哥、二姊也加入行列。某首电影主题曲播出,我立即猜《火烧摩天楼》,妹妹则猜另一电影主题曲,两人争辩不已。结果答案公布,两人都猜错,我们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高三下学期,每天放学,我都留在教室继续看书。到了6点20分回家吃晚餐,7点準时进房间打开音响,一个人随西洋热门音乐乱跳20分钟。然后音响声音转柔,心平气和开始第二阶段苦读,音乐仍持续播放,直到10点準备就寝。

BillboardHot!眷村少年的西洋音乐热

到了大学,校园已是一片民歌天下,歌手蔡琴、郑怡红的不得了。我唸西洋语文学系,可能自己孤陋寡闻,却也很少听班上同学唱西洋歌曲。大学毕业后,则很少注意西洋热门音乐,除非后来成为经典歌曲,我都兴趣缺缺,还是怀念眷村BillboardHot时代。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