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M曼生活 >BiB V记事一:踏出一步的图书馆/董福兴

BiB V记事一:踏出一步的图书馆/董福兴

BiB V记事一:踏出一步的图书馆/董福兴

我研究数位出版的这些年里,所见到走在最前端的实践与倡议,都发生在人与人相会的空间之中。在日本,许多出版相关的组织,例如JEPA,会定期举办各种聚会,讨论技术、策略、实践经验。我曾经参加过其中几场,来自各出版相关单位的数位领域负责人齐聚一堂聆听演讲——这或许是日本独有的特色——他们并不直接地交流意见,但要确保彼此的知识与理解能在同一水平上。美国的状况又不一样,在短而密集的研讨会中,各自发表实作、倡议与想像,会后彼此沟通讨论,然后由此延伸出新的作法,创新由此而生。

美国数位出版有三场重要的聚会,一是由IDPF主办,于美国书展(BookExpo of America)期间举办的Digital Book,在性质上偏向出版业内的讨论:製作、贩卖、流通⋯⋯另外一场是由O’reilly主办的Tools of Change,讨论技术该如何应用在出版上,作为技术与出版两方交流的空间;但这会议在2013年划下了尾声。最后是BiB – Books in Browsers,这场今年迈向第五年的微型研讨会,正在随着数位出版的新走向更进一步成为知识汇集的重要空间。

Books in Browers是由传奇网路人物Brewster Kahel(他曾在Web时代前发明WAIS系统,后来创办Alexa,卖给了Amazon)所创办的Internet Archive所主办,正如其名:「浏览器中的书」,主要探讨数位出版与Web技术的结合。从2010年起,随着电子书格式(如EPUB)採用Web技术,製作工具与阅读程式等Web化,社交网络服务的兴盛,这场研讨会的重要性逐年增加,今年IDPF与W3C也在会上联合发表EPUB 3以来的新格式:EPUBWEB,也不妨说这场会议带动了新的方向。

今年举办在W3C年会TPAC前,由于我需要参加讨论几个中文议题,所以也参与了这场会议。BiB是由多数讲者以短讲(十到二十分钟)的方式进行,讲题不一。我在会后整理出一些脉络,以这一系列文章与各位分享。

插画是由Iris Amelia(@ePubPupil)在演讲时速写发表

为什幺先谈图书馆?因为就在同时,国立台湾图书馆举办了「未来图书馆」研讨会;而高雄市立图书馆新总馆也开始试营运。在这个人们不读书、出版业的寒冬中,图书馆依然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但面对着数位化的潮流与电子书,图书馆又该怎幺更数位呢?

BiB的闭幕演讲是由纽约公共图书馆(NYPL)的James English与Leonard Richardson所主讲,谈他们正在进行的计画:「图书馆简化」与「古腾堡计画图书馆藏化」。

「图书馆简化(Library Simplified)」是什幺?James English是这个计画的产品经理,他们发现人们使用公共图书馆借阅电子书并不积极,一般人会认为图书馆提供的电子书馆藏不比Amazon等电子书店丰富,但是美国公共图书馆体系每年投入二百万美金(约台币六千万)在电子书馆藏上,其中NYPL的支出佔相当比例,所以这并不是事实。经过深入研究以后发现,读者想要借阅一本电子书,在系统上得经过十九个步骤才能借得到书,这让许多人因此感到挫折而放弃,甚至有93%的电话询问无法被当下解决,于是他们开始了「图书馆简化」计画,希望让读者能以简单的三个步骤:搜寻、借阅、阅读,来取代既有繁琐的手续,提升使用者经验。

为什幺图书馆要做这样的事情?在印刷书的世界里,图书馆与馆员可以为读者做到:推荐、流通等协助,但是换成电子书,图书馆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实质补贴,让读者能够免费读到那些书,而这不应该是图书馆的角色。在有预算以及对书的知识前提下,图书馆应该更为积极。

但要做到这一点,有着许多技术与市场上的问题待解决,例如中间商的独佔。他指出,独佔并不仅指Amazon,在图书馆电子书的供应链中,Overdrive实质有着九成的佔有率。中间商不仅让图书馆需付出高成本,得到的授权条件也不好,加上DRM阻断相容性,同时紧绑单一服务,也无法提供好的使用者经验。而且中间商更切断了图书馆与出版商之间的连繫,让图书馆与出版业界之间无法建立良好的关係。

为达到这个目的,「图书馆简化」订立出了短程与长程目标,试着透过更多的管道获得更多的内容来避免独佔与依赖,并且透过流程简化来优化使用者体验,提升使用者满足,而他们全力再进行的计画是将公共领域书籍转化成高品质的电子书,在新建构的系统中推荐给读者,作为长期计画的第一步。

远程则是採用开放原始码计画、并且使用有互通性的电子书技术,甚至使用另类的DRM保护机制。建立与出版社及个人作者间的购买授权机制,让图书馆也能成为业界中的重要角色。当然也会持续进行与出版社间直接关係的建构,并且游说修法让电子书能更有效地融入图书馆借阅服务中。

Leonard Richardson则是负责将古腾堡计画中的文档製作成NYPL馆藏的计画负责人。他花了许多时间研究如何使用这些公共领域的作品,发现相当困难。古腾堡计画上虽然有精心校对的文字,但当转换成EPUB时却难以符合馆藏需求,以至于到现在为止,图书馆只能透过Overdrive这样的中间商,付费购买上面的公共领域作品,让人们下载有DRM保护的内容阅读(这句话引来了台下阵阵嘘声,看来全世界都讨厌政府单位滥用税金。)

但问题在于:古腾堡计画上的作品仅有文字,该怎幺处理成书?Leonard先就作品分类,发现排除英文以外语言以及版本差异、期刊以及不在OCLC上的书籍后,还有两万一千本书可用,数量相当庞大;他再以内容类别与热门借阅书籍比对,决定从历史书与小说先着手,透过OCLC找出该本书较为可用的书籍描述来为该书加入Metadata。

最有趣的是,他们觉得电子书不应该没有封面,或者只在固定的模板上打出书名,于是做出了一套封面产生器,并且开源出来让大家使用、贡献。

NYPL目前也在进行新App的测试,配合整理出来的古腾堡计画作品,作为「图书馆简化」的第一步。虽然这只是一小步,但足以显示出美国图书馆界为了打破现状,经过深刻思索后予以行动。

纽约公共图书馆的尝试主要还是处理既有电子书借阅所遇到的问题,但图书馆是个公共空间,也是人与书相会的场域,像这样的空间,该怎幺以数位技术达成?

目前是UC Berkerly博士生的Mitar Milutinovic则正在进行一项叫做PeerLibrary的计画。他认为人们会在各种实体空间中与书相会、讨论书、举办读书会;图书馆也会办演讲与各种活动,转换成电子书以后也会发生在各种社群服务上头。然而当我们随便开启任何一个图书馆的首页,却看不到任何社群的痕迹。

而真正数位化的图书馆应该提供API,让开发者与读者都能够使用。开放之后,就会有人做出搜寻、推荐服务,建立讨论平台、数位教室,交叉连结与互相参照的工具。这些延伸出的产品都能够增进围绕着书的互动,甚至商用化。

在会后聊天时,他重新提及他的想法:事实上这样的概念已经被Goodreads等数位阅读社群服务实做出来了,但是在Amazon併购Goodreads后,很难确保Goodreads不会逐步纳入Amazon的商业体系。他觉得应该由图书馆来做这件事,作为图书馆公共服务的一环,同时各种延伸服务也能协助图书馆在数位场域中建立虚拟的社群。

那幺,书本身在数位化后,又能协助图书馆做些什幺呢?比利时根特大学的Ben De Meester认为书不只是文字,更可以做为资料,而且是可以互相连结的资料;而可以透过API查询、使用。

例如他使用SPARQL这种查询语言搜寻《悲惨世界》中的人名,就可以将整部作品中各角色出现的时间点以视觉化呈现,若书未来能够开放在Web中,透过API就可以做到内容的查询,建构出以内容相连的世界。

在演讲后的讨论中再深究他所提出的概念,技术上,主要是希望将Tim Berners-Lee的语意网(Semantic Web,现在改称Linked Data)以电子书为对象实做出来。而图书馆是最有可能做这件事的机构,在内容数位化后,书的内容若能做为资料库被查询,就能够产生更确实的脉络,不仅是在固定的Metadata中查找比对。也因为这种作法可让结果以Metadata的方式呈现,不会让书的内容完整显示出来,无关图书馆是否有权利都可以这幺做,更能让读者透过图书馆找到脉络,达到「推荐」的功能。而事实上,Google图书已经朝这方向前进了。

这三段演讲所提出的其实是同一件事:数位时代的图书馆应该提供怎幺样的服务?

很显然地,在既有电子书体系下「出版商—中间商—图书馆—读者」这样的架构中,图书馆单纯作为帮读者付钱的一方显然不是适当的角色,必须积极地从被动走向主动。虽然中文世界里没有像古腾堡计画(或日本青空文库)般的公共领域数位文档库作为启动的第一步,但图书馆既有印刷底本,也有熟悉书籍的馆员群,同时也有彼此沟通的网络。为什幺不能担任组织者的角色,以社群众包的方式,启动中文书的类似计画呢?

有了充足的数位馆藏后,向外,可如老猫所倡议的一般,提供开放的API,作为各种服务建立的基础(不要怕有谁因而获利!怎幺样都比拿着预算给中间商与出版社来得创新!)。向内,这些数位馆藏在这大数据时代,就是最珍贵的语意宝藏,丰富的资料正是能作各种研究实践的优秀素材。语意网这幺一个艰涩的概念都能透过电子书被实作出来了,当然还有着更多样的可能性。

馆员们,你还记得自己的宣言是什幺吗?

YouTube「James English and Leonard Richardson, Library Simplified &Project Gutenberg books are real books」YouTube「Mitar Milutinovic, Making a library a digital one」YouTube「Ben De Meester, Interlinking books with the world」Slideshare「Ben De Meester, Interlinking books with the world」BiB V记事二:以标準化开创新世界BiB V记事三:我们还没有看到真正的电子书BiB V记事四:别让工具牵着你走/董福兴BiB V记事五:阅读资料是你的隐私,不是它们的数据/董福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