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M曼生活 >【反空汙大游行纪实】得了肺癌的老伴・想上体育课的孩子・比我们

【反空汙大游行纪实】得了肺癌的老伴・想上体育课的孩子・比我们

现场採访:陈冠颖

「我不是多怕死,只是不想这幺活。」

这是前央视主播柴静在拍摄有关雾霾纪录片《穹顶之下》 所说的话。柴静深入民间到各地调查雾霾后,于情于理用情感和数据说服群众,成功唤起公众对环境问题的重视。

2月19号,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日。台中有一群有理想的年轻人边喊着口号,边浩浩蕩蕩地走进反空污大游行现场。

「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天空一片晴朗,万里无云。只是当日PM2.5值,中南部一片紫爆。

群众衣着轻便的陆续到场,不到下午一点,舞台周边已挤满不少人。

一对年轻的父母就站在舞台不远处。父亲把孩子背在肩膀上,女孩的小脸上罩着一个高高的烟囱面具,只露出一双大眼睛。父母都戴着口罩动也不动,就这幺直勾勾的盯着台上演讲的官员。

不像一般嘻嘻闹闹的家庭,他们身边的空气彷彿凝结,一家三口的眼神中,有一种无能为力的痛苦。

父亲默默地说道,「我每天晚上,都要帮她挖鼻子里的东西。我都告诉她清出来的黑黑东西是虫虫。有时候外面空气是恶魔,出去呼吸恶魔的空气,才会有黑黑的虫虫。我女儿有很严重的过敏。」

小女孩把玩着爸爸口罩的线边咕哝,「把拔帮我把虫虫清出来就会舒服了,人家还是想出去玩... 」年轻的母亲很沈默,她只是看着孩子,幽幽的说只希望政府还给他们以前的台中。

【反空汙大游行纪实】得了肺癌的老伴・想上体育课的孩子・比我们

「台中曾经是我们的骄傲,为什幺现在却变成这个样子?」

以前的台中?

我试着把时空拉回至多年前的台中。

只是过了几年,田野的哇鸣鸟叫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林立的城市丛林。我不曾想像的是,西屯这个小时候记忆中最乾净,最纯朴的地方,近年竟然是紫爆最危险的範围之一。

来到空汙大游行的现场,他们说,在台中,几十年前往远处看还看的到中央山脉。他们说,现在紫爆的时候,几公尺内的霾都让人看不到前方。他们还说,现在的空气很臭,身体很不舒服。他们都问,为什幺台中近几年会变这样?台湾会不会变成下一个中国?

与其说是在问任何人,他们其实是渴望一个答案。

一个台湾会更好的答案。

台中教育大学的周子杰提到,「我最近两年一到台中就咳嗽,咳到喉咙痛也好不了。4年前大一和大学同学去望高寮看夜景,当时的夜景很美,幸运的话可以看到大肚溪和台中市的天际线。现在的光烟雾很严重,一片朦胧的不是雾,是霾。」

「某次去大肚工业区,一靠近工业区,彷彿像演恐怖电影一样进入一团迷雾,迷雾里是刺鼻的化学药剂味道。回到市区才发现,有紫爆的时候,那种刺鼻的气味和工业区的味道是一样的。 」

把「大肚山森林」和「工业区」放在一起,听着又违和,又像一场笑话。

台中是盆地,本来从市中心看四方都可以看到美丽的山。但在森林区盖了工厂后,盆地的先天地形让工厂废气难以扩散,导致台中环境负载利逐年降低。本来可以用来平衡废气,帮台中坚守最后一阵线的森林都沦为工厂。

恐惧的台中市民不禁想问,台中还可以撑多久?我们,还可以撑多久?

【反空汙大游行纪实】得了肺癌的老伴・想上体育课的孩子・比我们

会场响起孩子稚嫩的唱的空污歌,舞台上的主持人开始号召集结群众。要大家牵手围成一个台湾的形状,象徵大家联合起来,牵手护台湾。

一个志工爷爷在等空拍机飞过时,和其他参与者诉说彼此最爱的故乡如何被污染折磨的光景。

彰化来的爷爷说不知道自己除了在游行帮忙以外还可以做什幺,「我老婆得肺癌。不抽烟不喝酒,没有不良习惯。我也不知道为什幺...要怪就怪我,我们住工厂边,我没有能力带她去更好的地方。」

一提到妻子,爷爷就突然泪流满面,气氛瞬间变得沈重。

但爷爷的老婆不是第一个牺牲的,群众中很多亲友都患有肺腺癌。

穿着白袍的医师们也走上街头,这是史上第一次医师出面反空污,因为空污已严重危害人民的健康。

前台中县长廖永来在现场表示,以前他曾因为环保考量反德国拜耳在台中港设厂,被打成反经济派。「如果将时间拉远看,才会知道环境对人比一时的经济重要。」

约莫下午两点多,主持人要大家往舞台方向走穿过象徵雾霾的布条,表示冲破雾霾。

一个瘦弱的妈妈拿着笨重旗帜边推着婴儿车,小男孩边走边跳的跟着。不小心绊倒,有点踉跄的他抬起头。

头上写的是「我想上体育课」的白云小标语。一个女大学生问他,喜欢什幺运动呀,他咧嘴笑,露出可爱的小虎牙,「姊姊,我喜欢躲避球跟打棒球,可是妈妈都写联络簿不让我上体育课。」

一个礼拜只有两堂体育课,有紫爆的时候,妈妈就会写联络簿跟老师说不让自己的小孩上体育课,然后小男孩最爱的体育课就没了。

小男孩的爸爸平常就有骑脚踏车运动的习惯,近年来只要一骑车呼吸,肺部就痛。连一个正值壮年的男子都有那幺显着症状,妈妈自然怕小孩娇弱的身体受到影响。注1「我小时候都可以随时出去玩,我也想给我的小孩这样的环境啊。我想要他快快乐乐的,不用戴口罩在绿地上玩。」

外国人又怎幺看这场空污游行?

游行中很多带着小孩的小家庭和中壮年的台中市民。和其他社会运动不太相同,少了许多年轻人,少了一种愤慨的氛围。大家有种无力,却只能这样做的无奈。

比较特别的是,当天有许多外国人也为他们在这块土地的空气权站出来。

Shaun, 已经在台湾12年的英国人一身黑色劲装。口戴防毒面罩和金色的镜面墨镜在阳光下格外刺眼。

「这三到五年来,空气越来越糟。当我从屋内向外看的时候,我看不到建筑的稜线。我很爱在户外骑自行车,可是最近开始鼻子发痒流鼻涕。你们台湾人难道都不觉得严重?为什幺台塑没有被媒体揭发?有污染不是新鲜事,这全世界都在发生,英国以前也很严重。但其他国家是怎幺解决问题的,学习并执行不是很简单的道理吗?」他说的很冷静,却字字铿锵有力。

他说到一半猛然的拿下墨镜「你知道吗?台湾是我的希望。拜託你们别把希望毁了。」

恩,竟然被一个金髮蓝眼睛的异乡人託付保卫自己国家的厚望。

【反空汙大游行纪实】得了肺癌的老伴・想上体育课的孩子・比我们

身上穿着自己歪七扭八写「我爱台湾,自己的空气自己救」T-Shirt的美国人Micheal,是英语老师。身为深爱台湾的异地人,曾想过定居在此,但因为空气污染让他退步,「空气实在太差,我每天都要吃过敏的药才能活得正常。」

身为老师,他愿意在学校和学生讨论环境议题,「我会做一切我可以做的,我会在课堂上提醒年轻人环境的重要。可是,你们更应该教育自己,你们才有选举权,你们才是可以为这块土地做出选择的人。真的该醒醒了。」

讽刺的是,以为台湾在环境和人文都很优秀的Jeff,从马来西亚到台湾唸大学。来这这片土地后才发现,这裏非但空气污染日渐严重,连关注意识都很薄弱。

他们不约而同的将很多人心中这根鲠着已久的刺,推得更深 ——「你们台湾人对环境议题真的很冷漠。」

但是,为什幺冷漠?

一位在游行的老师说,「冷漠源自新生代年轻人对土地丧失了情感的连结。」

「如果你不曾亲眼看过植物成长,不曾感受过下雨后空气潮湿的气味,不曾用手碰触过潮湿的泥土,怎幺会对大自然心生嚮往?天天盯着电视,电脑,手机萤幕,可能至少认得出1000个品牌的产品,可对着家门前的花花草草,你可喊得出他们的名字?」

我们的漠然,来自我们对大自然的陌生。

或者,是否可以大胆假设,某种程度人们已被社会的价值制约成不用爱自然也可以生存很好的物种,进化成在恶劣环境下,只要经济成长也可以生存的「新人类」?

如果人类是问题的根源,那人类也可以是问题的解答。

在李奥纳多监製的环境纪录片《第11小时》中,它用时钟比喻人类已经走到了第11个小时。更确切的来说,人类已经走到11点59分。

被问到为什幺这次空污议题关注度不高时,前国防部长蔡明宪说,「因为还没到存亡之际呀!如果像太阳花学运那样,大家真的都号召起来,都站出来,你觉得空污议题还不会改善?」

因为空气无形的,所以戴上口罩似乎就闻不到了。不要闻到就好像没事了。

真的没事了吗?

每天吸入的废气等于慢性自杀,比食安还严重。黑心油,黑心食物你可以选择不吃,可是可以选择不呼吸吗?

一定要等到台湾的人都从南部迁到北部,等到北部也成为下一个南部,等到全台湾都不宜人居,等到只剩下有钱人握着去欧美生活的机票,那时候的台湾,还能留下什幺?

或许唯一的方式是重新创造人民对这片土地的爱。

很多人认为,空污议题太硬,过程冗长,游行抗争改变的有限。其实,有很多有理想的环保团体都在为台湾这块土地努力着,这些人帮我们将「使台湾空气更好」这个愿景没那幺困难达成。

透明足迹,揭露六轻两万五千笔超标事件。除了能提供污染资讯,也提供了民众参与的方式,让每一个人的力量都能为环境带来改变。

达文西计画的空污议题松,一个集思广益的计画,每个人一点点,一起来打怪的概念。如果说219反空污大游行凝聚大众的信念,达文西计画就是让群众用马拉松的方式,发挥自己所才,让空污这个大怪兽能在众人的智慧下有个解决方案。

在台湾的每个人,都分享着同样的空气。只要站在同一片土地上,一切就与你有关。

所以,你想怎幺活?

你知道癌症佔死因比率最高的乡镇在哪里吗?11张图表带你看台湾癌症地图 恋恋风尘-紫爆是什幺?台湾君何处惹来的「尘埃」,12张图细说台湾雾霾怎幺来 空污测站数据显示:致癌物及PM2.5高浓度,高雄小港比云林六轻周遭严重 【反空汙大游行纪实】得了肺癌的老伴・想上体育课的孩子・比我们

[注1]我们在运动时,会吸入更多空气,吸的更深,深入肺部。运动时容易用口呼吸,增加污染物对健康的影响,引起污染物在体内发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