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主页 > L生活港 >畅销书本土率,以及,为什幺电书平台上没有我想看的书

畅销书本土率,以及,为什幺电书平台上没有我想看的书

畅销书本土率,以及,为什幺电书平台上没有我想看的书

出版还有很多东西需要解谜,还有很多事情要探索,所以我们有了出版侦查课。

我在「台湾出版产业真正的麻烦」中提到「畅销书本土率」的概念,说畅销榜上本土作家作品太少,不只影响所有故事产业,也会影响电书产业。理由是这样的:

因为电子书的授权是一个正在发展中的新权利。电子书相关的各方,从作者、经纪人、出版社到销售平台,都还在摸索实际可行的商业模式。即使是发展最成熟的美国,电子书的产业模式,交易支付计算基础,也才刚刚形成上下游都接受的模式。也就是从经销制,转移到代理制。

美国出版社对电子书的订价、营收、交易折扣、成本分析、版税支付模式,都才刚刚有初步的市场实验数据,也就是这一、两年主流出版社才达成支付二十五%电子书版税率给作家的大体共识。

所以当台湾的主要畅销书都是翻译书种的时候,我们面对的电书授权谈判对象,都是正在被电书冲击得一片昏乱的版权经纪、代理公司,他们才刚刚从大冲击中慢慢回神。

所以在不久之前,跟外国版权公司谈判电书授权特别辛苦,他们多半没有适应电书的授权条件,而直接套用纸书的授权模式(例如视电书为另一个新的授权範围),对台湾业者而言是无法负担的。我们现在知道电书并不会让市场扩大一倍,但过去的授权条件,常常就是以一个「额外新增的市场」的假设做计算基础。

这是为什幺即使有些出版社有意愿同步签下电子书授权,最后也无法签成的原因。因为出版社将本求利,不可能为尚未出现的市场支付高昂成本(你开出版社你也会这样,不是吗?)。

而翻译书授权的中间人太多(你要透过国内的代理商,接上国外的作家经纪公司,才能连上原作者),造成谈判讨价还价,或者提出替代方案的困难。

过去在纸书时代,由于商业模式、交易计算基础都已经固定,版权谈判争的通常就只是预付版税多寡,而初期电书授权谈判,争的却是电书授权该不该额外付钱。这种谈判困难程度可想而知,当然总是无法达成协议。

美国作者是最先从市场震荡回魂的权利人。近一两年来,开始有经纪公司在原先的纸书授权合约里,直接加上电书授权,没有额外预付版税要求,但出版社必须在纸版上市六个月内也一起上市电子版。这是为什幺我们偶尔还是会在市场上看到几乎同步于纸本的电书上市的原因,那多半来自终于清醒的美国作者的要求,而不是本土公司的谈判努力。

美国的电书市场最成熟,所以美国作者的清醒也最早。随着台湾翻译书来源市场诸国的电书成熟,日本、英国、欧陆,会有越来越多的作者开始要求他们的经纪公司,应该要把电书的授权也列为授权谈判的一环。

这时候你才会看到台湾纸书畅销榜上,佔大多数的翻译书开始在半年内推出电书了。现在我们终于可以回答本文题目所问的问题:为什幺电书平台上没有我想看的书?因为我们畅销榜上翻译书比例太多,而翻译书的权利人对电书的授权还没有找到合理的商业交易模式。这一切都得仰赖国外电书市场真正成熟,商业交易模式真正稳定,然后一切就会水到渠成。在这之前,任何努力恐怕都会是收效有限的。

为什幺电书市场成熟才会推动作者积极思考电书授权呢?这只是基本的数学计算而已。现在在主流市场上,大部分电书以纸书的七折定价,但版税以一点五倍的版税率(从十%变成二十五%)计算,所以每单册的版税报酬,电书超过纸书甚多。以一本一百元的纸书为例,纸书版税是每册十元,而电书卖价七十元,每册版税却是十七点五元。

任何有国小数学程度的作者都可以算出这个结果。

所以对台湾电书经营者而言,最好的电书市场推展策略,可能不是在本地努力,而是到英美的产业杂誌(如出版家周刊)上宣传:

各位伟大的作者,你们的纸书授权过去都可以卖到全世界,现在是不是该问问你们的版权经纪人,那你们电书的世界授权,现在进行得如何了?——给你的经纪人一通电话,让你的作品可以穿越纸张和语文的障碍,传递到全世界。

这样搞不好更有用。


相关推荐